磨花蒂瞬间下面湿的文字/打友情炮的经历

傲无常起身出手,至于龙飘飘在老龙王要出手的时候已经飘身后退了,此时的龙飘飘已经站在了魔灵身边。

        

魔灵冷眼看了脸颊有些泛红的龙飘飘,似笑非笑的问

        

“是不是有点流连忘返呢?”

磨花蒂瞬间下面湿的文字/打友情炮的经历

        

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不管是傲无常也好,还是龙飘飘也罢,那都是知道龙族的鸟样子的。

        

所以才有了开局刺激老龙王神经的一幕。

        

这样做的目的呢,很简单,让傲无常的胜算再加上一分,毕竟一个愤怒的人和一个冷静的人,谁比较好赢,还是显而易见的,不是吗?

        

可演戏归演戏,但龙飘飘在傲无常的怀里时候,那还真的是有几分动情的。

        

毕竟这么大了,这还是第一次与一个男子如此亲近,龙飘飘自然是会有些许奇异的感觉。

        

此时被魔灵一问,那两个脸蛋就更红了。

        

当然,龙族女子那也非同小可,红归红,但龙飘飘丝毫不退缩的看着魔灵

        

“这般优秀的男子,我流连忘返不是很正常吗?”

        

……

        

两个女人之间的小小火药味先不说,只说傲无常和老龙王一交上是,那真的是招招夺命。

        

老龙王呢是羞怒傲无常挖墙脚,那种愤怒让南河龙王的战斗力都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加成。

        

咳咳,好像有那么几分适得其反了呢。

        

而傲无常呢,则是看到了害死自己父亲的罪魁祸首,两只眼珠子都有些发红。

        

所以两人枪来枪往打的是好不热闹。

        

带头儿的都打起来了,那帮小弟自然也是要动手的,不过有心算无心下,一帮来娶亲,都没怎么带兵器,带的都是吹拉弹唱的家伙事儿的存在。

        

哪里是蓄谋已久傲无常麾下兵马的对手。

        

不能说是分分钟搞定,但也的确没用了太多的时间。

        

不单单是这些个虾兵蟹将被或杀或擒,就是傲三甲都被打的很狼狈的活捉了。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儿,此时的傲无常和南河龙王那真的是打出了真火,两人不管不顾的显化出了原形,两条体量差不多的巨龙扭打在了一起。

        

撕咬着,吼叫着。

        

到底是傲无常年轻力胜,再加上有三十六天罡斩仙阵法的内在加持,让傲无常不管是恢复力还是耐力都要优于老龙王,故而扭打片刻之后,老龙王终究是体力不支。

        

直到这个时候,南河龙王才冷静了下来,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能抽出神念看看周围的情况。

        

这一看,好家伙,自己带来的人全被撂倒了。

        

要是再不走,恐怕今天凶多吉少!

        

南河龙王身子一动,转身就逃!

        

但却被三十六魔龙卫显化真身纠缠围困在了当下。

        

要说南河龙王到底是果敢,危急时刻他慌而不乱,整个身子呼啸一声逼近了自己的崽儿,傲三甲!

        

挥爪子之间,打飞了押着傲三甲的护卫,之后扬天发出一声龙吟。

        

然后就一巴掌拍死了自己的崽儿。

        

没错,你没看错,南河龙王一巴掌拍死了傲三甲,自己的亲生儿子。

        

下一刻南河龙王动念之间,却是将傲三甲还有些懵逼的神魂直接注入南河水印之中。

        

水印被高高的抛起。

        

因为燃烧了傲三甲神魂的缘故,此时的南河水印威能彻底释放了出来。

        

身为道门最高法印所分出的四大水印之一,南河水印的威能大的超出了傲无常的想象。

        

别说是傲无常了,就是叶长青也不知道这玩意儿能这么用啊,这可是以自己儿子神魂做代价发动的攻击啊。

        

谁特么能知道居然可以短暂的发挥法印全部的威能呢?

        

就这一下,倒也不至于说是打死个谁,但确确实实是逼退了所有人,从而让南河龙王得了一线生机。

        

纵然是魔灵眼疾手快的丢出了七情六欲瓶,都不能阻止呼啸一声,冲出去的南河龙王。

        

远远的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

        

“蛟魔王、龙飘飘,我儿傲三甲的丑,本王定要报……啊!”

        

下一刻南河龙王巨大的身子被一股磅礴的大力给打了回来。

        

这一棍子把个南河龙王打的一时间都有些失去了意识,魔灵反应最快,直接以七情六欲瓶镇住了南河水印,将其摄了过来。

        

她还不信,若是没了这南河水印,南河龙王还能逃的了。

        

做完这一切,大家才听到一个有些桀骜的声音

        

“俺才路过这里,就听到这条泥鳅吱哇乱叫,一时手痒给了他一棍子,诸位见谅,敢问一声,蛟魔王是哪位?”

        

随着声音缓缓落下,孙黄猿拎着大铁棍子就出现在了众人身边。

        

蛟魔王身子一抖,回转人形

        

“在下正是蛟魔王,不知是哪里来的英雄助我?”

        

蛟魔王一边说,一边御着龙枪朝着南河龙王的心头扎了过去,就那一下却是把还有些迷糊的南河龙王彻底钉在了河底。

        

其实这个问题也就是走个过场,真的,天罡斩仙阵法和地煞除魔阵法本身就是同根同源的手段。

        

两人根本不需要自我介绍就都能感知到对方和自己怕是一路人。

        

但既然是走过场,猴子当然还是要回答回答的

        

“哦,俺是孙黄猿,山水之间的灵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猴子虽然说着不值一提,可周围嗡嗡嗡的私欲声却响了起来,好家伙这可是孙黄猿啊,现在的妖族谁特么不知道这只猴子。

        

那带了个沙雕秃子,真的是从东边到西边的溜达了一遍,所到之处就没碰到一个能打的过他的妖怪,据说外面混的还算不错的黄风山老虎精。

        

也是被这猴子收拾了一通之后,就乖乖在黄风山养伤了,具体伤势多重不好说,可听人说当时可吓人了,好好的黄风大王,一身黄毛都被染红了。

        

而且,才送秃子回久宁城,就跑到妖族,结束了南河水系的妖族松散联盟的状态。

        

这个过程那也不单单是靠嘴说好不好。

        

就这么个货,还不值一提?

        

好好好,就算那些都是传说好了,可眼前嘶吼咆哮却挣扎不开的老龙王可是被这猴子一棍子砸回来的。

        

老龙王强不强?那是和傲无常单打独斗了半天的货,可就这样的货被猴子一棍子砸的差点死那儿,强不强你自己品。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764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