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谷道破裂的过程/夏晶晶校园露出

公孙探同样也大感惊骇。他说到一半的话就此咽下,眼中满是惊诧不解。

        

瞬间,再回头去看,只见仿佛巨人般的桅杆,已经围绕着双乾镇低矮的瓦房。好似排山之浪一般近在眼前,众人顿感无比渺小!

        

火光,照红了炯炯夜幕!

公主谷道破裂的过程/夏晶晶校园露出

        

再一声炮响,濒临江畔的房屋瞬间支离破碎,屋梁倾塌。街上众人站不稳,被余波推开数步,已经吓得肝胆俱碎。

        

噤若寒蝉短短数秒,街上人群瞬间化作失序的潮水,四面八方地惊叫奔逃。公孙探被推搡来去,若不是狼尘烟紧紧抓住他,早已经被人群推翻在地。

        

“大……大家不要慌!”公孙探颤抖着说。但是此刻连他也毫无办法,又该如何服众?

        

人群踩踏,街上混乱不堪。看着外面包围的桅杆,好似即将倒落的巨柱,眨眼就要把双乾镇彻底压碎。

        

黑暗中血雾搅动,人群的尖叫不绝入耳。公孙探急迫得咬破嘴唇,血腥味弥漫口腔,却仍然不能安定。

        

“怎么啦,大家怎么回事呀!”人群里,公孙探忽然听到夹杂着熟悉的声音——是荼蘼!

        

心头混乱,但他还是拼命从汹涌的人流里挤过去,大喊道:“荼蘼姑娘!……快快躲起来,双乾镇有难了!”

        

荼蘼本来就被奔跑的人群推来推去,眼前晕乎乎的。此刻听到公孙探的声音,顿时一喜:“是,是公孙探先生嘛?”

        

公孙探心乱如麻,但此刻他还能做什么?只好对她又叫:“快跑!快跑!”

        

荼蘼一下呆住了。身边又跑过许多人,差点把她推倒在地。

        

她的小作坊背对着江流,并没看到那骇人的景象。但眼前也足以说明一切,她就算云里雾里,也明白现在有危险了。

        

再看公孙探,却见他已经径自远去,试图呼喝群人一起抵抗。她呆呆地扶住墙壁,不知所措地自言自语:“但是,但是……云歌还没回来……”

        

人流涌动。公孙探的号召稍微起效,在不远处已经聚集了二三十人,正大声商量着应对方法。

        

但是,时间却并没有给他们应对的机会。

        

再闻一阵喧天叫喊,伴随着“呼呼”两声疾来的炮响。只见自镇口方向,蓦地冲来大群举刀呐喊的士兵,同时炮声不绝,顷刻毁掉了大片双乾镇的建筑。

        

熊熊烈火在废墟上燃烧起来,看起来颇为可怖。满目断壁残垣,荼蘼更六神无主,朝四面跑了几步,却仍然挂怀赋云歌,捏着小拳头不愿离开。

        

水军训练有素,即使陆地作战,同样威不可挡。此刻镇内到处,已经响起凌乱的厮杀声,血流顷刻如注,蛇一样在地砖上蜿蜒。

        

狼尘烟是双乾镇目前的最强力量。见到突发如此变数,登时锈刀上手,加入战圈。

        

炮声隆隆,却并不再狂轰滥炸。而是瞄准那些房屋轰炸,里面躲藏的百姓瞬间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地面不绝隆动。公孙探亲自率领众人上阵,抱定必死决心,精神抖擞,毫无保留。

        

“杀呀!!”

        

“杀!”

        

九彻枭影水军所向披靡,残暴无性。他们横冲直撞,见人便杀,简直如同猛兽一般。

        

而荼蘼仍然伫立原地,很快便被他们看到。有几人挥刀朝她而来,顷刻便要结果她的性命!

        

荼蘼见状,瞬间吓得小脸惨白如纸。她并没武功,知道肯定要死了,紧紧闭上眼睛,一动不敢动。

        

但是,接下来是进入她耳朵的“铿”地一声。

        

柏无缺凛然举起一口小药鼎,为她挡下这些亡命徒的杀招。

        

电光石火一交眼,三道刀光已经在他的铜鼎上划过数十道刀痕。柏无缺身躯灵变如鹞,双手反转,铜鼎在半空飞旋,仍是接下了虎虎刀风。

        

他看准三人下盘,瞬间歪身错开两腿,啪啪几下踢倒他们。再度抬掌接鼎,仍然不改气度超然。

        

“荼蘼姑娘,你先走吧。”柏无缺看了一眼眼前的情况,淡淡地说。

        

荼蘼连连摇头:“不,不行,我还要等一个人。”

        

两人交谈的机会就在刀光间消失。赫然再见身后冲来几人,柏无缺连忙推开荼蘼,一鼎推上,同时震开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士兵。

        

眼看就要陷入包围,柏无缺心头暗叫不好。

        

他的武功并不精纯,对付几人还好,要是被包围狙杀,恐怕就要难逃一劫。

        

红彤彤的火光逼近,照映几人眼前油亮。柏无缺决意一拼,持鼎在手,浩气陡沉。

        

而在另外一端,公孙探率领群人左冲右突,厮杀在人海当中。

        

“顶住!”他回头叫道。

        

在他身后是一个中年道士,拂尘翾飞,顷刻卷住两口逼来的刀锋。

        

再一掌,一个蓄须的和尚运动武功,铁砂掌劈下,将两口刀齐齐拦腰劈断。

        

一个中年汉子蓦地从两人背后升起,凌空踩踏,骤然飞踢两脚,把那两个九彻枭影士兵踢翻。有人认得是巍山阳岚之人,顿时一齐叫好。

        

几口长戟顺着地砖缝隙划来,金戟锋鉴的几个武人赶来支援。一番鏖战,双方各有死伤。

        

公孙探等人暂时击退周边敌人,各自也都体力透支,呼呼喘着粗气。

        

炮声再度来袭,众人听到似乎是对准了他们,纷纷及时避散。瞬间飞沙走石,地面震撼,无数砖瓦碎裂,崩出街道泥土。

        

“他们好歹毒。”公孙探身侧的道士手掌发抖,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畏惧。

        

公孙探转过头,想要出言宽慰。但是还不等他说话,蓦地一阵风压吹来,让他精神一凛。

        

赫赫两口板斧,自夜空掠过火色盘旋飞来。公孙探脸色一变,一把推开身旁道士,同时自己也匆忙躲开。板斧“咔啦”一声劈碎地砖,嵌进泥土当中。

        

见到此人武功不俗,公孙探收敛心神,冷眉相对。

        

紧跟着,板斧主人同时飞来。只见他满脸胡髭,眼神凶狠,身躯壮大如小山一般,决非是易与之辈。

        

公孙探倒吸一口凉气,知道此人决不好应付。

        

这便是九重泉副将,衍大巨。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766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