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灼粘稠释放家翁的粗长`老师和农村小姑娘睡觉

抛开莱昂斯提的意见,路桥明白晓美和几个同伴冒死给自己的生路。

        

自己必须要坚守,活下去才是一切。

        

“你觉得和其他矮人写的都不一样,有市场就成了。那我就试着找一下印刷厂,看看能不能把这个做出来。”路桥解释道。

白灼粘稠释放家翁的粗长`老师和农村小姑娘睡觉

        

莱昂斯此时兴奋地笑着:“大神,和我回一趟蒙德吧?我爸妈就是镇上印刷店的,这手稿他们也会喜欢的。我当年也就是在家里看书,耳濡目染的矮人们描绘的世界才喜欢上角色扮演的。”

        

“那么今天之后我跟你去蒙德,但你能给我一个地方住吗?”路桥询问道。

        

“地方住?大神你不是蒙德人吗?”莱昂斯不解地问。

        

路桥尴尬地笑着:“和你不太一样,你家里人可能支持你搞这些。我家里人不支持,回蒙德就是自寻死路。所以希望你能给我找个地方住,并且不要说出我在哪里。”

        

莱昂斯反应过来兴奋地笑着:“明白了大神,不过大神说实话。你说话没有一点蒙德口音,不过估计是你家教比较严格吧。我会帮大神守住秘密的,加油。”

        

路桥点着脑袋,没想到还能找到这样的一个朋友。

        

路桥能明显感到,中古街逛多了就没意思了。

        

路桥也能感觉到这里是年轻人抒发自己心情的地方。

        

完全不在于这里有什么有趣的东西,而是因为这里有同好而已。

        

那种感觉,同好就像是自己勇者小队的伙伴们。

        

晚上八点,大家依依不舍地离开。

        

并且约定了下个星期在北约镇继续相约,路桥则和莱昂斯回了蒙德。

        

一路上坐大巴车,莱昂斯总是笑脸相迎描述蒙德有趣的东西。

        

路桥则跟着莱昂斯的话,说自己家教很严一直在家。跑出来之前都没出过门,对蒙德的周边知道得也不多。

        

莱昂斯自然相信,笑着开口:“也是,有空我多带大神到处玩玩。”

        

蒙德,一个都是工厂的镇子。

        

这里的人似乎都想着做生意,哪怕是两个对门的小院子,里面也有人忙活着叠纸盒子谋生。

        

莱昂斯张望着询问道:“大佬,你住在哪?”

        

镇子不大,路桥尴尬地笑着:“怎么?告诉你,你要去找我家长啊?”

        

“不问就是了。”莱昂斯不再聊这方面的内容。

        

到了最里面的工厂,这里有一股浆糊的味道。

        

机器也在不断地吱吱呀呀作响,工人们将书籍成堆成堆地运出。

        

工人们见了莱昂斯总会弯腰来一句:“少爷,回来了。”

        

莱昂斯则拉着路桥进了厂房的二楼,二楼有一个大办公室。

        

莱昂斯的父母两人见到自己的孩子,笑着询问出去都玩了一些什么。

        

莱昂斯则指着路桥笑着:“这位叫路桥斯,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他可厉害了,大神,把你写的东西拿出来。”

        

路桥递上了自己的手稿,莱昂斯的爸爸不屑一顾地抽着自己刚卷起来的烟叶。

        

妈妈则是在一旁戴上了水晶眼镜,开始看起了路桥所写的东西。

        

“能给大神一个住的地方吗?爸爸?”莱昂斯再度询问道。

        

莱昂斯的爸爸则望着路桥上下打量着:“年轻人多大了?看你年纪似乎不小了,为什么还喜欢小孩子那些角色扮演?”

        

莱昂斯的爸爸显然带着敌意,但此时的莱昂斯妈妈胳膊肘给了两下:“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

        

路桥尴尬地笑着,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此时不说话显然是最好的,等待自己的手稿给予莱昂斯一家惊艳的感觉。

        

莱昂斯则开始夸奖路桥,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路桥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莱昂斯的父亲自然冷笑着,听到自己儿子的夸奖不屑一顾。

        

但莱昂斯的母亲此时又是两个肘击,将手稿本喂到了莱昂斯父亲的面前。

        

无奈,莱昂斯的父亲被逼着看完了路桥的手稿。随后拿过书仔仔细细地又读了一遍开口道:“你不是写书的对吧?文字很毛糙。但内容绝了,如果这玩意能扩展一下就好了,你的这个故事真的是太厉害了。脑洞飞起,我们可以签你,但需要签合同。”

        

莱昂斯的妈妈解释道:“我们不可能赔本做生意,所以两个选择权给你。要么你留下给我们这边的矮人作者提供创意部分的灵感,要么你也投一点钱。两三万的样子。不管你选哪个,我们都愿意帮你先印刷第一期三百本,如果一个星期内能卖掉,我们就愿意继续投资。”

        

路桥点着脑袋,自然同意掏出了自己的卡:“我有一点钱,我不想帮别人写,就直接给钱吧。我如果能在一个星期内卖掉三百本,你们就继续投资?”

        

“那么我们会再签合同,然后印三千,一个月能卖掉就如法炮制。第一期三百本你自己定价,但是不能少于我们标的价格。我们一般暂定三十元一本,也就是说两万当押金,你拿三百本出去自己找出路。如果能卖掉拿九千回来,我们就退还押金,然后签约制定三七分账,你拿三成。”莱昂斯的妈妈解释道。

        

路桥点着脑袋:“可以的,刷卡吧。”

        

路桥明白,自己的书既然大家都觉得好看那么就一定有机会。

        

之后的一个星期,路桥住在了莱昂斯的家里。

        

白天修文学习,晚上缝制皮甲。

        

并且按照莱昂斯说的,开始给衣服的袖口烙印上一个被切了一道的圆圈作为lg,给衣服取名叫:圆缺。

        

这代表了自己的态度,圆满的世界出现了缺口。

        

当然路桥也不单纯自己做,看见了村口叠鞋盒的大叔大妈。

        

路桥自然找到了他们,说明了如何缝合之后。

        

想法很简单,给他们布料和衣服只要求手工。

        

能完成的,质量可靠的。就五十手工费进行回收,大叔大妈觉得这比纸盒子赚钱也就有人参加。

        

大叔大妈们手脚确实挺快的,做得越多越赚钱。

        

但成品有好有坏,路桥也订立了标准。

        

莱昂斯的爸爸虽然还是看不起路桥,但也愿意提供路桥一日三餐。

        

毕竟两万块押金在手里,也不好意思怠慢。

        

原本的手稿,预计写成上下两部。

        

路桥的第一版花了三天时间成册,路桥给书起了个名字《凝视深渊》上册。

        

三百本《凝视深渊》上册在手里,路桥跟着莱昂斯去了北约镇。

        

路桥推着一个板车里面是三百本书,还有两百条皮甲。

        

路桥的钱也差不多要见底了,就指着这一波看看能不能起来。

        

莱昂斯邀请路桥逛街,但路桥显然没有兴趣开始摆摊。

        

三百五十一件皮甲,送一本《凝视深渊》上册。

        

第一天只卖了五十份。

        

但第二天莱桑斯留下陪路桥,说好的一起回蒙德。

        

其他同好都走了,而路桥还没在原定的位置摆摊就有人已经等好了。

        

就为了三百五一件皮甲加一本书,而路桥也明白时候到了。

        

皮甲还是三百五一本,书已经不送了。

        

五十一本,活动过了。

        

开始还有人扫兴地离开,但也有耐不住购买的。

        

特别是已经买了的,看完之后意犹未尽地在一旁夸内容完全不一样之类的话。

        

原本以为一个星期才能搞定的书,两天就卖完了。

        

带着钱,路桥跟莱昂斯回到了蒙德。

        

莱昂斯的父母还未开口,莱昂斯把自己的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

        

两天卖完,对于一个新人来说也是不可思议。

        

开始两位还将信将疑,但自己儿子说得神乎其神。

        

自然将印刷排上了日程,而之后的两天莱桑斯的父母都看傻了。

        

络绎不绝的人,靠着已经买到书的人,从书本内的印刷厂地址找到了蒙德来买书。

        

原本还打算一个星期后签了合同再印,此时此刻自然连轴转了起来。

        

书本是一本本地印刷而出,裁切完套上封面五十一本就卖。

        

刚卖出去就立刻以一百的价格转卖,印刷厂管不了这些。

        

疯狂的印刷售卖,发现商机的人开始几本几十本地购买。

        

每个人限购三本,之后整个印刷厂就只有《凝视深渊》上册这一本书了。

        

这边的莱昂斯的父母看到了上册的销量,也明白畅销书只有一个月的保质期。

        

连忙跟路桥商量下册出版的时间,也愿意将分成开到五五。

        

之后的两个星期,每个星期一路桥会抽时间和莱昂斯去中古街售卖皮甲和书籍。

        

《凝视深渊》的下册已经出版,甚至订装本和精装本也已经售卖。

        

中古街上的人,讨论最多的小说也变成了《凝视深渊》。

        

但书褒贬不一,有人觉得打破了创新非常不容易。

        

有人觉得天马行空,根本不能理解。

        

只有路桥知道这就是真相,但显然大众们反而不愿意相信真相。有时候真相就是比小说更加离谱。

        

当然还有一部分无法理解,为什么《凝视深渊》是个坏结局。

        

路桥和莱昂斯再度回到蒙德,莱昂斯的父母印刷厂的门口此时占满了人,举着牌子抗议为什么《凝视深渊》是悲剧,求着《凝视深渊》立马出后续。

        

吵闹的声音和口号震耳欲聋,这些路桥都看在眼里。

        

莱昂斯的父母客客气气地走了过来,拉着路桥进了工厂二层。

        

之前还桀骜不驯的父亲,现在搓着双手有事所求的样子。

        

莱昂斯的父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由莱昂斯的妈妈开口道:“路桥斯,《凝视深渊》还有后面吗?”

        

路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

        

《凝视深渊》的后面是什么?

        

不就是现在自己的处境吗?能写吗?

        

显然不能写出来。

        

莱昂斯的妈妈接着开口:“你是非常有天赋的选手,哪怕你写的内容比较慢,且文字有病句和逻辑的问题。但你的点子真的是一流,如果可以你负责写个大纲,我们让一流的矮人给你代笔如何?我们迫不及待想看见《凝视深渊》后面的故事了。”

        

路桥会编故事吗?显然也不会编故事。

        

路桥只是写了个事实而已,如果让自己单纯地编写故事还不如一个普通矮人写手呢。

        

此时路桥明白肯定不能不答应,开口道:“我想自己写故事,《凝视深渊》的第二部我在一个月内分上下册出完。我自己写,我不需要别人帮我代笔。”

        

“所以会是好结局吗?”莱昂斯的爸爸询问道。

        

此话一出,路桥点着脑袋。

        

莱昂斯的父母,两个人跑出了印刷厂,告知一个月后出《凝视深渊》的第二部,并且是好结局的事情说了出来。

        

来抗议的人都走了,事情也算平息了。

        

但路桥明白,《凝视深渊》的后续自己写不来,除非真的去做一次。

        

路桥开始着手《凝视深渊》的第二部上册和下册的描写。

        

上册就是自己的现在所干的事情,着落的主角来到了另一个科技的世界。

        

这群人眼里《凝视深渊》是古代的故事,但其实《凝视深渊》就发生在现代。

        

而第二部下策的内容,就是路桥之后的计划。

        

晓美说过不要报仇,但路桥看见了那么多人祈求一个完美的结局。

        

确实,这个故事必须要有一个结局。

        

之后的两个星期,路桥没有出门。

        

皮甲的验收和出售都交给了莱昂斯,莱昂斯虽然是个半吊子但也算是对角色扮演非常热爱,所以还是能帮上忙。

        

而路桥一直在房间内,连这个星期一的中古街都没去。

        

莱昂斯的父母认为路桥在用心写《凝视深渊》的续集。

        

谁能想到第二部自己的故事,而计划早就写好了。

        

之后的路桥倒出了两包鳞片,这些都是龙鳞。

        

是两姐妹晓美和晓文收集的龙鳞,里面还有不少的逆鳞。

        

用这些鳞片,路桥缝制了一套盔甲和面具。

        

这些衣服护不住人,路桥显然还有后手。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路桥迟迟拿不出《凝视深渊》的第二部。

        

这愁坏了莱昂斯的父母,但路桥却赚了很多甚至赎回了之前当掉的武器。

        

路桥早已经准备好了书,但路桥一直在等一个日子。

        

这个日子就是明天,在莱昂斯父母无可奈何的时候。

        

路桥拿出了两本手稿找到了莱昂斯的父母。

        

莱昂斯的父母一看就明白,路桥手里的就是续集。

        

刚想拿过来翻阅,路桥笑着:“这确实是续集,但我有两个要求,你们答应我的话之后的分成我一分不要。”

        

钱,说一分不要就一分不要。

        

《凝视深渊》是最畅销的小说,一般的书一个月就会下热门。

        

但《凝视深渊》已经坚持了三个月,大家都在期盼第二部的故事。

        

莱昂斯的父母知道铁钉赚钱点着脑袋:“你说,我绝对答应。只要不是太离谱,提前要钱也成。你说个数?”

        

“我一分钱不要,两件事情分别是:、这书必须一起印刷;2、而且必须在三天之后才能打开观看印刷。”路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莱昂斯的父母自然点着脑袋,两个人甚至拿出了保险箱。让路桥把书记放进去,要求路桥输入前三位他们输入后三位。

        

路桥输入了666,莱昂斯的父母也输入了自己的数字。

        

三天之后交换密码,然后进行打印。

        

路桥转头就将密码写在纸条上给了莱昂斯,但告诉他必须三天之后才能打开纸条。

        

……

        

第二日,朝圣节。

        

所有的寺庙都朝向了圣山所在的位置,所有人都在跪拜。

        

路桥带着背包到了这个世界的王城,最大的寺庙面前路桥进入了厕所。

        

打开了背包,那是用巨龙鳞片做的全套衣服和面具。

        

这就是路桥的计划,也是角色扮演。

        

但这一次不是扮演别什么职业,自己要扮演的正是巨龙。

        

自己亲手缝制的衣服,就是合身。

        

路桥走到众人面前,众人此时都在朝拜没有注意路桥。

        

路桥一声巨厚到:“你们跪拜的巨龙来了!”

        

众人抬起头都觉得看见了一个疯子,保安自然也围了上来。

        

而路桥下一秒所做的事情,看着一个正在跪拜的病恹恹的男人,路桥的手按了上去使用了治疗术。

        

没错,这个年代都开始信奉科技了。

        

谁还会在乎信仰,除非是真的有了什么不治之症才会来跪拜祈求治疗。

        

这些路桥都看在眼里,明白这就是自己能利用的。

        

路桥治不了不治之症,但足量爆发的治疗术可以让这些人回光返照。

        

开始还有人不相信,保安也半信半疑。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所有不认识路桥的人,此时都开始朝着路桥跪拜将其奉为神明。

        

治疗几个,十几个乃至几十个,可能还会有人不信。

        

路桥对着空气中抛出了一道圣光。

        

圣光照耀整个寺庙,所有人都来了精神。

        

这就是这些天路桥不睡的秘密,亢奋的BUFF魔法。

        

强大的魔力照射每个人,让众人都精神了几分。

        

众人都看着路桥,寺庙的主持大喊道:“这是巨龙的魔法,这就是真龙!”

        

这事情也立刻惊动了年迈的国王,国王也驱车来到了寺庙。

        

国王看着路桥,一身龙鳞的打扮不知所措。

        

路桥这几个月的手艺,已经能做到让自己缝制的衣服严丝合缝。

        

在国王和众人眼里,路桥就像是个人形巨龙。

        

路桥想称之为兽装,至少自己不主动脱下没人知道这是角色扮演。

        

国王没有下跪,看着巨龙询问道:“伟大的巨龙,忽然降临是为何事?”

        

国王也很惊讶,确实周围的人都相信这是巨龙。可年迈的国王还是将信将疑的,并且对方的出现就是在影响自己的地位。

        

而此时的路桥靠了过去,国王身边的护卫举起了枪。

        

但国王拦了下来,没有让护卫开枪。这玩意是真枪,一种手掌大小就能射杀生命的武器,路桥也是在书籍中才看见。

        

路桥还是壮着胆子在国王的耳边小声地嘟囔了几句。

        

国王点着脑袋,指了指远处的汽车。

        

路桥自然走上前坐了上去,国王带走了路桥。

        

宫殿内只有大臣和国王,路桥就站在众人面前。

        

国王询问道:“巨龙,你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

        

路桥淡淡地解释道:“圣山的北面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有长生不老的神药。神药是龙蛋所制,他们趁我蜕皮之时将我推下圣山。偷走了我龙蛋制成神药。如果你们愿意为我报仇,神药和国家的财富就是你们的了。”

        

路桥说的谎言,非常地虚假但话语间直指年迈的国王的痛点。

        

国王沉默了片刻,台下议论纷纷。

        

“圣山后面不是海洋吗?”

        

“圣山后面有城市吗?”

        

“他们什么科技水平?”

        

大臣们还在议论,国王已经大喊道:“出兵!”

        

路桥鞠了一躬:“我愿在前线出力。”

        

数不清的装甲车和坦克朝着圣山的方向开去,随后从侧边切入。

        

圣山的远处两端是崎岖的山丘,但比起翻越圣山确实可行很多。

        

一天半时间的奇袭,国王的大军从侧面越过了圣山山脉。

        

装甲车、坦克陆续到了圣山的北面,这个寒冷阴暗的世界。

        

士兵们带着战死的决心,却发现敌方只有孤零零的王城,还不如自己世界的村庄大小。

        

人族中心城,此时只听到城外出现轰鸣声。

        

还以为是半龙奇袭,却发现是一个个四方铁皮。

        

不知道来者目的,自然先派勇者出门探听虚实。

        

大海带着一帮士兵,手持盾牌长剑出城。

        

三个月的养尊处优,此时的大海胖了一圈,盔甲衔接处藏不住的一圈肥肉。

        

城门的破损已经修补,路桥这边从坦克内出来表示自己先上前应对一番。

        

路桥算是国王钦点的征战神龙,自然必须听从路桥意见。

        

大海看着眼前,穿着鳞片之人不解的大喊:“来者何人?”

        

大海下意识的看见了对方背后的武器,双锤、刺枪还在疑惑。

        

路桥摘下了鳞片面具,大海吓了一跳。

        

路桥开口道:“教父说的话,我现在才明白是什么。当然也谢谢你,这也是我这几个月学到的东西。”

        

“是什么?”大海咆哮道。

        

路桥再度开口:“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回以凝视。”

        

路桥说完带上了面具转头,给了一个手势。

        

进军号响起,一轮机枪扫射,接上一阵炮轰。

        

穿着盔甲的大海举起盾牌,却看见每一发射来的子弹都是穿甲弹。

        

很快身中数弹,大海的意识模糊转头想要寻找治疗。

        

却发现,往日的七人小队早已不复存在。

        

胜利几乎是倾斜的,中央城的皇室想要投降却迎来了炮轰。

        

士兵们占领了城市,村民们不知所措。

        

坦克直接进入了皇宫,冲入了国库但不清楚什么是长生不老药。

        

但总之,国库内的珍宝全部带回就对了。

        

“巨龙,药在哪?”将军请路桥出山鉴别,路桥配合着进入国库。

        

看着在找东西,路桥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颗丸子:“这就是你们国王要的东西。”

        

这丸子是中古街买的小零食,年轻人都喜欢叫大力丸。

        

除了味道巧克力味的,没有任何功效。

        

将军从路桥手里结果丸子,兴奋地笑着哪知道年轻人的玩意。

        

回去的路上,路桥找了个借口要去寺庙祈祷。

        

将军拿着丹药自然兴奋异常,也没有多想。

        

路桥转入寺庙不久脱了衣服,逃离了现场。

        

蒙德,路桥低着头买了一本刚出的《凝视深渊》第二部。

        

躺在草垛里,先翻开了最后一页看着上面的最后一句话。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回以凝视。

        

不远处莱昂斯笑着:“大神!”

        

……

        

路桥长叹了一口气,两杯教父过后兴奋的喊道:“真是出了口恶气。”

        

玛格丽特乐呵地笑着,擦拭着酒杯:“不会再说我只有恶趣味了吧?”

        

“想不到,那么现代的机器人,居然能找到勇者巨龙这样的内容。”克苏鲁调侃道,此时也已经忘却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路桥看着此时的克苏鲁,这杯教父说的就是一群人失去教父庞光之后每个人的表现。

        

大海显然走了错误的道路,而路桥做对了吗?也只不过是帮助其他伙伴进行了复仇。大海是恶龙,故事里的路桥又何尝不是?

        

这个故事玛格丽特怕是精心挑选,就是希望告诫克苏鲁切勿凝视深渊。

        

但路桥明白克苏鲁永远不会,因为在路桥眼里克苏鲁更像是匹诺曹。

        

匹诺曹最开始只是个木偶,制作他的父亲像月亮许愿被仙女听到将其变成了木头人。

        

只有不再说谎,获得勇气和善良,历经磨难才能变成真正的小男孩。

        

匹诺曹做到了,克苏鲁呢?虽然是神魔故事里的诡秘之主,但洛夫克拉夫特何尝不想让克苏鲁永远当个好孩子,而克苏鲁一直都是那个贪玩的孩子。

        

“好了,下一个故事呢?”克苏鲁笑着。

        

阿努比斯挠着脑袋:“路桥,我其实一直想问,之前聊到过,我的世界只有奴隶没有货币体系,在别的维度,我知道钱能用来买东西?但什么才是真正的金钱,难不成就是价值?”

        

玛格丽特翻开了面前的书本笑着:“我知道有一杯鸡尾酒,就叫青币。”

        

绿色的基调里,一瓶翠绿的鸡尾酒出现在众人面前。

        

酸酸的柠檬片插在其上,完全绿色的表皮内是金色的果肉。

        

路桥喝了一口,摘下了柠檬片举起看着开口道:“别说,真像一枚青色的金币。”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796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