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涨了帮帮我/毛还没长齐的小女娃

     

因为天气冷了,食物可以隔夜,所以昨天楚云做馒头时做了好几顿的量,昨天没吃完,今天继续吃。

        

见那两个人盯着那些馒头看,楚云只当不知道。

        

她不怕他们看,哪怕他们两个把眼睛看爆了,也不能说这些馒头是她从食堂里带回来的。

我太涨了帮帮我/毛还没长齐的小女娃

        

食堂里师傅做的馒头大小一致不说,而且特别有看相。

        

哪像她姐弟初做馒头,大的大,小的小,而且形状还不统一,没有半点看相。

        

唯一的优点是用发酵粉发的面,口感比食堂卖的馒头要好吃。

        

佟伯伯摸了摸楚帆的脑袋,温和的问:“在家学习呢。”

        

“嗯。”楚帆点头,“我姐姐要把我和妹妹明年送到学校去读书,让我们在家里补功课。”

        

佟伯伯点点头,忽然换了问题:“你们家做馒头的面粉是从哪里来的?”

        

楚帆惊讶道:“是我爸妈以前的同事捐献的,佟伯伯不知道吗?”

        

楚云在一旁悠悠补刀:“佟伯伯没捐献,不知道不奇怪。” 

        

怀疑她从食堂里拿面粉回来,这罪名可就大了,都够得上移交派出所了,她当然要为自己发声。

        

佟同志听了楚云的话脸上有点讪讪的,然后对楚帆道:“把你妹妹带上,我和阮叔叔有几句话想单独对你兄妹两个说。”

        

楚云心里有些紧张,她最担心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了。

        

楚帆有些为难的抓了抓脑袋:“有什么话单独跟我说就行了。

        

我妹妹胆小,见不得生人面,她除了必须得出门上厕所啥的,一直都是躲在家里的。”

        

楚云在一旁不开口,楚帆的应付能力很强,不需要她画蛇添足。

        

阮叔叔和善道:“也就是问几句话而已,你跟你妹妹说别怕。”

        

楚帆这才牵着楚月的手道:“这是佟伯伯,这是阮叔叔,他们都不吃人的,你别怕。”

        

楚月不说话,脸上很惶恐,跟着楚帆他们一起出了门。

        

楚云站在自家窗户前往外看,见阮叔叔两个人把两孩子带出不远就停下来问他们话。

        

而且还是把两个孩子分得开开的问话,问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样子,便挥挥手让他们走。

        

楚月立刻向她哥跑去,楚帆牵着她的小手一起回家。

        

一到家楚帆就把大门关紧,神色严肃的对楚云道:“姐,你之前猜测的没错,佟伯伯和阮叔叔果然想从我和月儿身上调查你。”

        

“那你们是怎么说的?”楚云已经在心里猜到弟弟妹妹没有供出她来,但还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应付的。

        

楚帆道:“我当然是照你教的那番话说咯,说你两点钟下班回来从不吃午饭,我和妹妹问你为什么不吃,你说在食堂里吃过了。

        

佟伯伯问我,你每天下班回来有没有带东西回来,我说有啊,会带几根柴火回来。”

        

楚云心想,他回答的真妙,她有时候下班看见有废木头或者枯树枝都会捡回来当柴火。

        

这个年代城里也是烧柴,用煤的不多,天然气就别谈了,根本就没有。

        

楚云笑了:“佟伯伯听了你的回答是什么表情?”

        

“还能是什么表情,很失望呗。”楚帆很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他跟我们姐弟三个无冤无仇的,干嘛就不愿意盼着点姐好呢?”

        

楚云灵机一动:“佟伯伯跟大伯的关系怎样?”

        

楚帆道:“很不错。”

        

楚云冷笑道:“原来如此!”

        

并不解释很有可能是吴中光在佟伯伯面前说了些什么,佟伯伯才会因为没能从楚帆的嘴里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而失望。

        

她不解释,是让楚帆自己去分析其中的厉害,比她说出真相效果更好。

        

楚帆虽然单纯,但是智商高,只要他深想一下,一定能够想到吴中光在这件事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楚帆反应很快:“姐,你是说——保卫科的人死抓着你不放,跟大伯有关?”

        

“你说呢?”

        

“我想也是。”

        

楚云又和蔼的问楚月是怎么应付阮叔叔的。

        

楚月现在还心有余悸,扑在姐姐怀里道:“阮叔叔也是问我,姐姐下班都带了些什么回来,我和哥哥答的一样。

        

我就是只看见姐姐带了柴火回来嘛。

        

可是那个男的却一直反复的问,我只好一直反复的答。

        

后来我不耐烦了,问那个男的,我姐姐带柴火回来是不是错了,应该带什么回来?

        

让他告诉我,我好跟我姐说,以免我姐下次又带错了东西回家,他这才没问我话了,让我走了。”

        

真是虎姐无犬妹,小月儿好棒!

        

楚云把她搂得紧紧的:“小月儿,你回答的真好,你实在太棒了,你好厉害!”

        

楚月小小声道:“我一点都不厉害,我当时都吓哭了。”

        

“没事,英雄也会流泪呢,何况我们月儿这么小。”

        

楚云心想,吓哭了好呀,吓哭了都没说她下班带饭回来过,证明她下班从来就没有从食堂带东西回来过。

        

危机暂时解除,楚云抱着厚厚的临床医学基础入门看了起来。

        

虽然她前世学的是电机专业,但是看医学入门书理解起来半点阻碍也没有,估计是前世亲戚里有不少医护人员的缘故,多少有点耳濡目染。

        

到了五点,楚云开始做饭,在蒸馒头时顺便蒸了两碗鸡蛋羹,两个孩子一人一碗,再炒了两个青菜配馒头,一顿晚饭就好了。

        

虽然这种晚餐在楚云前世不值一提,可在这个年代却能击败百分之八十的家庭。

        

听说在北方,许多家庭是以窝窝头或者杂粮度日,生活更艰难。

        

吃完饭,楚云准备去上夜校,让两孩子收拾碗筷烧水自己洗。

        

她从不会把家务活给全包了,总要分配给弟弟妹妹一些,总之不能把他们养成懒汉。

        

为了避免第一天上课就迟到,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楚云提前了十分钟到了校。

        

按照每个教室门口挂的牌子,找到了临床医学专业的教室走了进去。

        

发现班上的学生并不多,座位只有二十四个。

        

不少学生已经来了,坐在教室里互相认识。

        

那些学生大都穿戴的不错,看来家庭条件不差。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10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