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职位献给张行长全文/巨龙龙精h

“兰溪听闻少爷烟波江遇险,生死未卜,这才寻了过来,在烟波城一带遇到了封洛。”雁兰溪腰杆站得挺直,三言两句就简单说了经过。

        

她只字不提这一路她有多担心,又有多艰难,这些情绪在她见到司九渊,确认司九渊现下安好的那一瞬就已经被她深埋于心底。

        

她只是又如释重负地轻声补了一句:“少爷没事,那便最好了。”

为了职位献给张行长全文/巨龙龙精h

        

“让你忧心了,是阿离救了我。如今我没事,你快些回军营去罢。”司九渊对雁兰溪说完,简单地向时非离介绍了雁兰溪。

        

时非离对雁兰溪并没有什么印象,之前在皇宫听是听说过,不过也仅有过一面之缘,时隔多年自然是早已经认不出了。

        

听司九渊说起阿离,雁兰溪这才有空去打量此刻就站在司九渊身旁的女子,那女子魔魅妖异般的美艳让人移不开眼,就像是存活于世间的妖孽。

        

可她的美并非勾人的媚,而是冷若冰霜的,身上的冰寒森煞之气足以让人胆寒。

        

即便是雁兰溪常年在战场上厮杀,对上时非离时,也莫名的觉得周围的温度有些下降。

        

“多谢阿离姑娘出手相救,雁兰溪代少爷在此谢过了。”雁兰溪嘴上说是谢,但话语间却听不出什么谢意,反倒是有些刻意拉开距离的生疏。

        

时非离闻言有些不悦,她和司九渊之间的事,何时轮得到雁兰溪一个外人来插嘴。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替他谢我。”时非离的话语冷冰冰的,也不管此刻周围还有一众人在看着,一点也不给雁兰溪面子。

        

天虞宫和花魂谷的人自然是见惯了时非离这样的,但封洛就不一样了,他不禁有些暗暗咂舌,觉得江湖人就是不一样,就算不给镇北将军面子,好歹也得给煜王殿下面子啊。

        

但封洛看自己殿下和那个叫阿离姑娘的关系颇好,又听闻是阿离姑娘救了殿下,也不敢对那个阿离姑娘有什么意见。

        

雁兰溪鲜少回都城,就算是回,除了文珏帝和司九渊外也不会见什么达官贵人,在军营十万镇北军为她马首是瞻,她还从未有低声下气的时候。

        

如今她出口言谢,却被时非离这么冷漠无情,毫不留情面的给驳了回来,不由脸色有些难看,僵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时非离自然不会去管雁兰溪怎么样,她气定神闲地侧过脸看着司九渊,容色稍霁地问道:“你也和她一样,要谢我?”

        

时非离自然是不需要司九渊谢她,她为他所做的一切都不需要他来言谢,他们之间,用个谢字反倒是见外了。更何况还是由着他人来越俎代庖?

        

司九渊看着时非离,自然是知道她因何不悦,他没有接她的话,冲着她微微露出温和的笑意,算是给了她安抚。

        

然后转头看向雁兰溪道:“雁兰溪,我与她之间用不着言谢,这里有封洛在就可以了,你军务繁忙,快些回去吧。”

        

虽然一年到头也就见那么一两面,但司九渊也勉强可以算得上雁兰溪看着长大的。抛开身份不提,说句僭越的话,雁兰溪可以算得上是司九渊的长姐。

        

司九渊是什么样的人,雁兰溪可以说是再了解不过。毕竟除了军务,她最在意也就是司九渊了。

        

可司九渊如今竟跟一众江湖人混在了一起,时日没有多长竟还到了不必言谢这样的地步,眼下她反倒成了个外人一般。

        

雁兰溪有些气不顺,瞥了时非离一眼,她家少爷是被那妖孽的美貌迷昏了头不成。

        

他可是当朝的煜王殿下,这些年储君之争危机四伏,水深火热。庙堂和江湖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存在,她绝不能看着他陷在江湖之中,这对他的将来并没有什么助益。

        

雁兰溪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她一把拉过司九渊的手,几个大步将他扯到了一旁,压低声音道:“少爷,你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江湖这种地方就不是你该待的,更别说是还和这些江湖人搅和到了一起。”

        

稍稍顿了一顿,雁兰溪没有给司九渊辩解的机会,又道:“找了十三年了,少爷也该死心了。女皇陛下连找都没有再找,重雪殿下应该早没了,少爷又何必这般执迷不悟。”

        

雁兰溪说到此处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若不是因为司重雪,司九渊何至于会跑到江湖来,又怎么会遭人暗算。

        

就连女皇陛下都放弃了的事情,为何司九渊十三年了还放不下。

        

司九渊选择了沉默,他明白雁兰溪的这番责备是在担心他。

        

他的父母已经不在了,雁兰溪算得上是他的一个亲人,可眼下他不能告诉她,他已经找到了司重雪,就是方才站在他身旁的阿离姑娘。

        

尽管雁兰溪已经避开人群,将司九渊拉到了一旁,又压低了声音,可凭时非离的耳力,她的话还是一字不落的被时非离听了去。

        

不仅时非离听到了,以慕辰然和楚江月的功力,自然也是尽数听了去。

        

慕辰然和楚江月在半空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都在心里为时非离不平。虽说司九渊贵为殿下,又容貌出众,可以他们阿离那样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偏偏那个司九渊还这般不识好歹,心里竟然还装着他人,阿离不惜自伤换回了他,当真是不值当!

        

慕辰然和楚江月偷偷将目光移到时非离的脸上,只见时非离除了冰冷着一张脸外,并没有什么反应。

        

阿离今日这也太能忍了,慕辰然和楚江月不由有些诧异,若是雁兰溪和司九渊此刻当即丧命,他们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时非离如今这般看不出究竟有没有生气才让他们感到奇怪,因为她从不会和一个死人生气。

        

可,怎么她还没动手?

        

慕辰然对他自己的医术足够自信,自傲点说句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他能确定,时非离眼下定是内伤外伤皆已经痊愈。退一万步讲,即便她身上有伤,也绝不会耽误她杀人。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26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