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塞子堵住去上学

“叛徒,熙儿你这个小叛徒,竟然连合别人一起来欺负你小舅,枉费我平时那么疼你,我明日就进宫去给姐姐告状。”南宫城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控诉道。

        

龙熙阳一点都不怕他威胁的话,还很是得意的开口道:“你去啊!你若去我母后面前告我的状,我现在立刻马上就去找外祖母,我到要看一下到时是母后罚得我厉害,还是外祖母罚得你厉害。”

        

哼,告状谁不会,说什么平时很痛他,那还不是压榨他脑子里的东西得来的,每次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就来找他帮他想办法,他都不知道他这个舅舅是怎么当的。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塞子堵住去上学

        

被司徒煜拽着往外走的南宫城,顿时被他堵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像只斗败的公鸡一样恶狠狠的瞪着龙熙阳。

        

“你,算你狠!”

        

“煜哥,我等下能还手不。”

        

“当然可以,只我一个人打也没意思。”

        

“T0T”谁能来救救他啊!

        

很快南宫城就被拽出了摘星阁。

        

一个时辰后。 

        

向着临安县方向的大路上,一辆普通的马车正不紧不慢的行驶着。

        

寂静的道路上只听见马车车轮滚动的咕噜声,和车夫赶马的吆喝声。

        

车箱内,四人安静的坐着,谁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

        

这时,冬梅用手臂碰了下坐在她身旁的夏雪,然后靠到她耳旁轻声道:“夏雪,你脑袋比我的灵活,快些想个办法啊!他们都这样瞪着对方看一个时辰了,再这样瞪下会不会出问题的?”

        

“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啊!”夏雪也很是苦恼的看着前面的一大一小。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让他们两个一直瞪下去吧?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还能怎么办,现在只盼它快点到刘叔那里,这楼他们想瞪也没法瞪。”夏雪开口道。

        

“只能是这样咯!”说着冬梅很无奈的双手撑着下巴:“唉,那我也这样瞪着他们看好了。”

        

一刻钟后。

        

“小鬼,你还是快些认输吧!你比我小,能坚持那么长时间,就算你认输了,我也不会取笑你的。”司徒灵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不点笑道。

        

闻言,龙熙阳面无表情的说道:“为何要本太子认输,而不是你认输?你若是坚持不下去了,就认输吧!本太子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

        

“哼,谁说本小姐坚持不下去,我只是怕你受不了,又好面子,给你个台阶下而已,谁知你这么不领情,那就算了。”司徒灵撇嘴道。

        

这小屁孩还真不能小觑,坐在这马车里又颠又累,她定那么久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能继续。

        

龙熙阳讥讽道:“呵呵,那本太子还真的谢谢你了。”

        

他才不会认输呢,在他学过的字里,就没有这个输字。

        

“不客气,我说你好好的在镇国公上呆着不好吗?为何非要跟着我们出来,还平白无故的受这罪。”司徒灵很是无奈的说道。

        

她就不明白了,这小家伙出宫玩为何不跟着他的小舅南宫城,而是要跟着她。

        

时间说回出门前,那时她换完衣服一走出房门,就看到他一个人坐在自己院中的石桌旁。

        

那会她也是蒙圈了,心想,这是个什么情况,,南宫城和大哥呢?当时她就感觉到一丝不妙。

        

后来才知道他在宫外这几日要住在镇国公府上,不但如此,他还指定要住在她的摘星阁中,这更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当时她不愿意来着,就将他带到傅悠然那边,想让她给他安排个院落住。

        

谁知,没有谁知了,反正到最后他还是要住在她的院中就是了。

        

而且还被娘亲下了命令,让她这几天好好照顾他,多带他出去玩玩,都让她给郁闷死了。

        

就像这次出门,她原本是不要带他去的,怎料她娘亲非要她将他带上。

        

还威胁她说:若是不带上他,那她也就别想出去了。

        

她就不明白了,他们不过就是在宫宴上那一次见过一面而已,不会就是因为那一次,他就黏上她了吧?

        

她的魅力当真有那么大吗?那她是该高兴好呢?还是该哭好?

        

所以在上车时,她就跟他打赌。

        

他们各选一个动作,瞪着对方看,要求是谁先动,谁就输。

        

条件是若是她输了,那么他在宫外这几日,她上那里都带上他一起。

        

若他输了,那他就从这马车上下去,她找人送他回镇国公府,等她有时间再带他出去玩。

        

她原本想着这小不点最多也就坚持个十几二十分钟,那时正好还没走出京城,她就将他送到星云楼,然后再让妖魅安排个人送他回去就好。

        

只是没想到他那么能忍,这都过去一个时辰了,他还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孩能做到的。

        

龙熙阳见司徒灵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他就心里一阵得意:“不是本太子要跟着你,而是傅姨母要你带着我,你要是有不满,可以回去找姨母说。”

        

他的直觉告诉他,就是他这几日在宫外跟着司徒灵准没错。

        

“呵,你这是拿我娘亲来压我咯?”司徒灵眯起眼睛看着他道。

        

龙熙阳一点也不示弱,瞪大双眼直接与她对视道:“不是。”

        

一旁的冬梅和夏雪看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真怕他们两人一言不合,就在这马车上斗了起来。

        

但她们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阻止,那就只好在一旁紧张的看着他们两人。

        

司徒灵瞪了他一眼,看他能奈得,这还是个小孩应有的表现吗?

        

他不会也是穿越来的吧?表面上确确实实是个小孩,但身体里住着的灵魂确是个成年人。

        

于是司徒灵试探性的开口问道:“你知道汽车和飞机吗?”

        

“气车,飞鸡?那是什么?”龙熙阳不解的问道。

        

司徒灵看他这一反应就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是错的了,这说明他确实只是个小孩而已。

        

只是比一般的小孩要聪明些,不过也不难怪,从小就被自己父皇安排着学这个又学那个,除非他是个傻子,什么都学不会,不然他不出众都说不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55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