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老师不可以车上/初中就没了处

齐老爷子刚动过大手术,身子还虚,在雨中的背影有些佝偻,但脚步异常坚定。

        

更可怕的是,齐老太太居然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打着伞,默默地跟在身后。

        

弄的六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闹的是哪一出。

唔啊老师不可以车上/初中就没了处

        

齐国君先回过神来,顾不上别的,赶紧追上去,“爸….爸!!下雨呢,回去吧!”

        

大伙儿紧随其后使劲劝着,生怕老爷子浇着,冻着。

        

可他们越是这样,老爷子越生气。

        

就那么闷头走,连一向爱做和事佬的齐奶奶也是咬牙切齿,手上要是有棍子,非抡这几个混蛋玩应不可。

        

好在,从老爷子家到夜市不远,也就五分钟的路程。

        

三对爹妈扭不过老爷子老太太,只得在身后跟着,倒也没太当回事儿。

        

而且,四十多岁的人了,被爹妈训基本没别的情绪,主要就是孝道。

        

六个人此时真的有点怕了,“要不,把那仨小的叫回来?当着老爷子的面把事说开,不打他们就是了。” 

        

…..

        

“我看行!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老爷子身体不好,别出点啥事儿。”

        

……

        

“唉,受这个夹板气…小崽子,你等下回的!”

        

你一言,我一语的,后悔也晚了。

        

然而,他们后悔不是打了孩子,而是惹得老爷子不高兴。

        

陪老爷子一直走到夜市路口,六个大人脸色一变。

        

因为遇到熟人了,而且还是那种不想遇到的熟人。

        

杨大强骑着摩托车,载着杨金伟,正好和大伙照面儿。

        

杨大强一看,嘴角一牵,乐了。

        

“哟!你们也顶雨逛夜市?”

        

齐国君很不想搭理他,那一家就没好人。

        

可是,人家都先说话了,又不好驳了这个面子。

        

只得尴尬一笑,“陪…陪老爷子出来转转。”

        

杨大强嘿嘿的笑着,心说,你特么唬弄谁呢?

        

昨晚齐家闹那么大动静,他可是一点都没落下,贴墙根儿听了半宿。

        

不但知道齐磊为啥挨揍,更知道那仨熊玩应把齐老爷子搬了出来。

        

当时听着他们三家被齐老爷子叫走,心里别提多舒爽了。

        

瞅了眼前面的齐老爷子,竟把车停到了路边,领着杨金伟,“那正好啊,咱一起!”

        

说着就凑了上来,“你们说我家那老太太,大半夜非要吃香蕉。这不,我这当儿子的,跑大半个尚北也得给置办。”

        

又贱兮兮地看了一眼老爷子背影,“这是…不太高兴啊?”

        

“我晚晚可听见了,打孩子了?咋回事儿?我家这个最近也不消停。没办法,这帮小兔崽子没一个省心的,个顶个的不懂事儿!”

        

“不过,我家这个还好,盯着点还学习还能上得去。你家那个…啧啧!”

        

有其母,必有其儿,也必有其孙儿。

        

这位和老杨太太一样,明知故问,就是想让齐国君难堪。

        

把齐国君气的啊,却是无力申辩,只当没听见。

        

唐成刚和吴连山也是皱眉,这个杨大强就是看人下菜碟,软的欺负硬的怕。

        

从来不敢和他们说怪话,却老是盯着齐国君俩口子不放。

        

正要把话接过来,给齐国君解围。结果,前头的老爷子猛一回头。

        

“都絮叨什么呢?快给我滚过来!”

        

一点都没给三个爸留面子。

        

而杨大强一听更高兴了,这一家人确实有点意思哈,几十岁人了,还让老子训的跟三孙子似的。

        

齐国君他们也有些面子挂不住,但又不得不听。

        

此时,老俩口已经停了下来,他们也只好乖乖地站在身后。

        

而杨大强还不肯走呢,一副没眼力见的熊样儿在那儿看戏。

        

齐国君实在着不住了,“爸,过分了啊!”

        

齐国君实在是忍无可忍,老爷子是越老越糊涂了!

        

“爸,到啥时候咱都得讲理吧?您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到底想干啥!?”

        

“讲理!?”老爷目光扫过六个爹妈,“你们还会讲理了?跟我大孙子讲理了吗?”

        

“我!”齐国君无语,“那都明摆着的事儿,不是跟您说过了吗?”

        

“明摆着?”杀气上来了,“我他娘的怎么教出你们这么一帮王八犊子!”

        

杨大强和杨金伟在后面那个乐啊,嚓!这老子挨训可比小的挨训精彩多了。

        

杨金伟小声和亲爹嘀咕:“爹啊,这一家人怎么那么有乐儿呢?”

        

杨大强笑的合不拢嘴,“从老到小都是完犊子玩应儿!那老齐头儿干到省交通厅有啥用?十一个儿女没一个在交通系统的,一辈子就是白玩儿!”

        

杨金伟砸吧着嘴,“真窝囊!”

        

杨大强则挑眉,“不是窝囊,那是傻,不长心,打仗把脑子打坏了!”

        

两父子的议论的不好听,但却是实话。

        

齐海庭这一辈子没给子女出过一分力,这也是和儿女关系不好的主要原因。

        

比如说,齐国君部队转业,关系落到了尚北交通局,被他拦下来了。

        

比如说,二儿子齐国民也是部队回来,老爷子不让留尚北,一气之下去了哈市少年宫教乒乓球。

        

比如说,四女儿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竞聘进了机关,也被他赶去了庆城油田,至今不认他这个爹。

        

到了老六、老七的时候,人家根本就没指望这个爹,一毕业就奔着四姐去了。

        

他这个爹当的确实不尽人情,但老爷子有自己的原则,近乎执拗的信仰,不行就是不行。

        

他这一辈子都是国家给的,到死也不能把一分一毫揣进自家兜里。

        

当爹的能给儿女的,是做人的道理和活着的本事,而不是借爹的力占国家的便宜。

        

这是他们那一代人的执拗。

        

可以说是傻,但老爷子傻的心甘情愿。

        

稀罕齐磊,隔辈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只有小石头才真懂他这个爷爷,能和他这个老头子想到一块儿去。

        

靠自己!

        

那是一种境界,也是杨大强一辈子都不可能参悟的道理。

        

可让老爷子愤怒的,十六岁的孩子都懂的道理,外人不懂也就算了,你们这些当爹的懂吗?

        

此时,雨中。

        

齐老爷子杀气腾腾,“你们不讲理,老子凭什么跟你们讲理?”

        

“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凭什么让老子问个青红皂白?”

        

“我看你们是越活越回去了!”

        

猛一指前方,马路的斜对面。

        

“瞪大眼珠子给我瞅瞅!老子都替你们丢人,也配当个爹?当个妈了?”

        

齐国君本来七个不服,八个不愤,老子训儿子那一套在他们这儿早二十年前就不灵了。

        

咬牙不语,只能做到低头任你骂。

        

可顺着老爷子所指的方向看去,齐国君一下怔住了。

        

同时,唐成刚和吴连山,还有三个媳妇,也都石化当场。

        

眼神从不屑到疑惑,从疑惑到震惊,又从震惊到茫然,茫然到脑袋是空的。

        

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64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