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把文胸推上去/下面好湿好想要被添

       

一旁的魏忠贤赔笑道:“不知是什么趣事。”

        

天启皇帝的唇边带着笑,道:“事儿有趣,里头的人也有趣。”

        

人也有趣……

一手把文胸推上去/下面好湿好想要被添

        

魏忠贤顿时就忍不住在心里想,对陛下而言,世上还有比咱更有趣的人?

        

不成,这北京城,不允许有这样有趣的人存在。

        

魏忠贤依旧陪着笑,却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此时,天启皇帝又道:“魏伴伴,这赵贼当真这样厉害?难道真没有人可以降服住他吗?”

        

“这……”魏忠贤连忙道:“只怕有些困难,需得调集厂卫的精锐,打探他的虚实,而后调拨京营,甚至是勇士营的虎贲,才可毕功一役…”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魏忠贤一眼,而后一字一句地道:“朕看也不见得吧,他赵贼乃是万人敌,朝廷难道没有人才吗?这个叫张静一的,还不是将他一举拿下,斩了他的头颅吗?”

        

此言一出,魏忠贤恍如遭了晴天霹雳。

        

张静一是谁? 

        

却见天启皇帝兴致盎然地站起身来,将这奏疏搁在一旁的茶几上,精神抖擞地道:“今日得了喜报,令朕身心愉悦,难得有这样的好心情,取朕的剑来,朕要练剑了。”

        

说着,昂首阔步,一扫方才的阴霾,领着一群宦官和禁卫,朝西苑去了。

        

魏忠贤却没有跟着去,他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奏疏,而后打开,低头一看,脸色禁不住有些尴尬,而后,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奏疏上的几个名字,面上似笑非笑,不过,他面上尴尬之色也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的表情。

        

天启皇帝方才的话,似乎还环绕在他的耳畔。

        

他随即抖擞精神道:“人来。”

        

一个太监蹑手蹑脚地来,低眉顺眼道:“干爹。”

        

魏忠贤将奏疏递到了他的手里,此时的他,显得极有威严,虽是个太监,却很有几分男子气度。

        

实际上,魏忠贤一直投天启皇帝所好,本身骨架子就大,也跟着天启皇帝学习骑射和剑术,虽然他某个地方有残疾,可是骑射功夫很是了得,明实录里记录他最擅长用左手控制弓弦,气力很大,能做到十发九中。

        

因此,魏忠贤实际上给人一种很有男子气概的模样,这也是为何,天启皇帝的乳母客氏与他对食的原因。

        

就算是找太监做丈夫,那也是找个像铁血真汉子的。

        

魏忠贤轻描淡写道:“方才陛下的话,听到了吗?将这奏疏送去司礼监处置吧,这奏疏中,有个叫张静一的人,很有趣。”

        

“奴明白了。”这太监躬身。

        

魏忠贤背着手,目送走那太监,禁不住心下有些嘀咕:“真撞了鬼……”

        

于是又想起什么来,匆匆带着几个扈从,往西苑方向去了。

        

………………

        

张家的住所靠近内城,这里虽然不是达官贵人的所在,却因为张家世袭亲军的身份,再加上张父曾经是锦衣卫副千户,平日的油水丰盛,日子也过得不错。

        

如果不是从前的张静一混账一些,可能家境会更好。

        

可现在,张家却只能住在一个小院落里,院里雇了一个瘸了腿的门子,还有一个负责膳食的老妇。唯一一个还算是年轻力健的奴仆,就是张静一的长随,叫张福。

        

见着张静一回来,张福显得很惊喜,欢天喜地道:“我在家里等了公子好几日,也不见公子回,担心得不得了。总算等到公子回来了,只是老爷那里也没有音讯……”

        

“好啦,好啦,不要啰嗦了。”张静一不喜欢张福,这来源于这个家伙很啰嗦,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张开眼的时候,便听他絮絮叨叨,一惊一乍的,像过山车一样。

        

疑似脑子有问题。

        

他心里惦记着未来的事,和邓健、王程两个义兄,管中窥豹的见识了锦衣卫,却不知自己是不是要加入进去,进去之后,难道也和他们一样,欺压百姓,同时去做鹰犬吗?

        

可张静一更焦灼的却是,此时已是天启六年了,用不了多久,天启皇帝便会落水而亡,天启皇帝一驾崩,便是崇祯皇帝登基。

        

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历史走向,会让身为大明世袭亲军的张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李自成若是杀入了京师,肯定饶不了张家这样的鹰犬。

        

虽然张静一自己心里也明白,锦衣卫的恐怖,他虽没有亲见,可单单今天的见闻,就足以让人痛恨了。

        

而后金人入了关呢?

        

想到这里张静一便不寒而栗。

        

在家里休息了一日,渐渐的开始熟悉张家的生活,这里四五个厢房,不大,门前有个庭院,庭院里有口井。

        

他从赵天王那搜来了一些宝贝,是可以换钱的,当然现在张静一不敢露富。

        

这时,张福见张静一到了庭院里来,居然开始做一些奇怪的动作,比如双臂舒展,有时又开始扭腰,口里还念念有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张福便道:“少爷,不知老爷现在如何了,我们到底还出不出京?没了老爷,咱们张家便没了主心骨,也不知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他这一说,让做着广播体操的张静一心里咯噔一下。

        

这一天下来,他都惦记着自己未来该怎么办,却忽略了……

        

主心骨……

        

自己的爹,就是张家的主心骨!

        

可是这大明朝,现在的天启皇帝不是大明的主心骨吗?

        

天启皇帝不是什么好皇帝,至少史书上说他是大大的昏君。

        

可……对于历史,张静一也略知一些的,至少历史已经证明,崇祯这种刚愎自用,却没有担当的性子,某种程度也成了明朝灭亡的主因。

        

如果……天启皇帝多活几年呢?

        

虽然可能,这明朝也未必能延续。

        

可……谁知道呢?

        

这天启皇帝……是怎么死的。

        

张静一渐渐想起来了,是落了水,因为落水的时间比较长,毕竟这是北方,北人不擅水,等大家好不容易将他救起来的时候,天启皇帝因为受了惊吓,又染了风寒,所以驾崩了。

        

现在的天启皇帝,应该还很年轻吧。

        

北方人都不擅长游泳……

        

如果……如果他可以入宫呢?

        

就在张静一心里盘算着的时候。

        

外头却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张福忙去开门,却见一个中年男子蓬头垢面地走了进来。

        

张福惊喜地道:“老爷,老爷您……”

        

老爷……

        

张静一回过神,错愕地看着一人蹒跚进来。

        

这人正是张天伦,在诏狱里,他本以为自己很快便要问斩,可谁知道,突然宫中有宦官来,询问了他的姓名还有官职,而后便立即让人释放了他。

        

张天伦像是做梦一般,他以为或许是自己在卫中的兄弟帮自己求了情,比如说锦衣卫指挥使吴同知,又或者是东城千户刘文。

        

可他现在已经理不了这么多,而是匆匆的赶回家,无论如何,先见见儿子方才安心。

        

也不知道这些日子,儿子又会闯什么祸事。

        

张天伦没理会张福,目光却是落在了张静一的身上。

        

儿子挺好的。

        

五官都在。

        

也没少胳膊没少腿。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65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