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影院做完在楼梯间做/被蹂躏的村妇张小雅

   

后续武功的修行,王越比其它人无疑容易许多。

        

两世为人的思维见识,技能树的触类旁通,都是他快人一步的催化剂,让其轻松追上老辈高手,进而奋力超越!

        

时间推进到五月,天气渐热,雨季将至。

在电影院做完在楼梯间做/被蹂躏的村妇张小雅

        

一大早,用过早食,他便带着一帮年轻弟子,攀过崖壁飞岩,跃过丛林巨树,顶着朝阳一路上了后山峰顶。

        

要说这山顶,早期的时候也没这么大一块平地,人家也如刀似剑的直插天空,显露锋芒。

        

只是龙虎门立派许久,出了不少喜爱高处练武的人物,几百年来的不竭磨砺,生生将山顶踏平,成了一块十数丈方圆的练功场地。

        

王越带人来此,自不是所谓的心血来潮,更非无聊了闲的。

        

却是斗兆武见他一天天除了练武便再无它事,便给指派了这么一项任务:指点门下弟子武功修行。

        

自从朱果一事之后,龙虎门便得了许多资源,加上留存下来的宝药,一时间众多精英弟子实力增长迅速。

        

武功进步太快,有时也并非全是好事。

        

没有足够的人生阅历支撑,骤然增长的力量难免让人沾沾自喜,飘飘然忘却了脚踏实地的重要性。 

斗兆武说是让王越指点众人武功,其实心中想的更多是让其放手施为,好好打击一番众弟子日渐骄横的心态。

        

最开始听说让自己指点别人,他内心是拒绝的!

        

王越本人的修为来得比较特殊,所受的教育更是过于零散,可谓是东拼西凑而成。

        

其中有神剑山庄的底子,有军队的经验,也有龙虎门的绝学,甚至还有前世种种思想的遗留……可说是纷乱繁杂,难成体统!

        

这样子去教别人,岂不是误人子弟?

        

后来想到这事其实也是对自身武学体系的一个梳理,算是温故而知新,有好处的,且本身掌门的要求也不高,只需要压制一番众弟子骄横的心态,便应下了。

        

山顶。

        

他双手背负着,逐一打量一众精干门人。

        

这些都是龙虎门下一辈的栋梁,未来将要承担门派重任的存在,其中郭啸、周白这一龙一虎赫然在列,站在前首。

        

所谓一龙一虎,最早是龙虎门内部,对青年辈修习伏虎拳、降龙腿最出色弟子的称呼。

        

后来龙虎门江湖地位渐长,这一龙一虎的称号也受到武林同道认可,便一直传承了下来。

        

这一代的一龙一虎正是郭啸、周白二人,而上一辈,一龙是过江龙庄雄,一虎则是当初的斗兆武。

        

不过斗兆武后来当了掌门,得了不少先辈遗泽,武功精进迅猛,处处快人一步,这说法也就不怎么流传了,直到新一代的郭、周二人成长起来……

        

话归正题。

        

王越打量一番上山的众人,虽然不少都是呼吸急促,汗流浃背的,但总体来说还在水准之上,遂满意的暗自点头。

        

对这次任务,他之前没怎么重视,只准备按照掌门的意思,打压一番众弟子心态就行。

        

不过后来觉得,事情既然做了,那不防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做好……

        

山顶上二十多人,王越一一与他们交手,了解其武功进度,郭、周二人无疑是最出色的。

        

然后就是一位名叫万剑的弟子,执法堂严本山的徒弟,平时见着不显山不露水,真动起手来,却发现对方武功不在之前郭周二人之下。

        

一手伏虎拳练得异常精熟,已是深得其中神髓,内外功皆已得其三味,颇具火候,离先天之境已是不远,显然之前也是服用过宝药的。

        

两人交手数十招,王越抬手提脚,只管封挡防守,任由对面狂攻猛打,便如风雨中的礁石岿然不动。

        

他手中也没个固定的招式套路,全凭临场应变,见招拆招,随心所欲的用最简单方法应对,整个人就如同定海神针一般,牢牢立在原地。

        

见此,众弟子内心已是麻木!

        

实在是刚才郭、周二人与王越动手的时候,这样的场景已经见过两次。

        

从开始的震憾、惊讶,到如今的波澜不兴,所有人三观都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如狂风暴雨般的冲击!

        

王越入了先天,众人人皆知道他厉害。

        

但除了郭啸作为掌门亲传,对先天高手的威能有所了解,其它人大都只凭内心臆测。

        

如去年擂台比武那样,偶尔得见一些高手战斗,他们也只能看得茫茫然,不知所谓。

        

今次的王越却是不同,所有人都有机会近距离切身感受,那自是另一种滋味。

        

越是体会,越是能感受其中差距!

        

噼里啪啦一阵拳来脚往,王越仍是不紧不慢,看似随手为之,实则通过交手验证眼前之人的武功理念,招式破绽……

        

相比他内心的波澜不起,万剑却是越打越有劲儿,越打越兴奋。

        

在龙虎门年轻一辈弟子中,他的武功无疑是处于最上层的,平日与同门切磋,大都需要收着手打,哪里能如今天这般畅快。

        

即便面对郭啸、周白,龙虎门这一代最出色的两位年轻人,三者武功也不过伯仲之间,差距不大。

        

真打起来,终究因为同门关系,不能毫无顾忌的出手。

        

实力相差不大的两个人,全力交手中,一个不甚可能就会酿成惨剧,同门之间自然不可为。

        

即便长辈喂招切磋,因师父严本山素来严厉,万剑从小受其教导,内心也难以真正脱出束缚,打起来来自然缩手缩脚,顾虑重重!

        

唯有王越这位师叔辈的,虽然辈分高了一层,但年龄不大,不至于让人畏惧,武功也足够高,自己无论始多大力对方都能接得住,于是自然放开束缚,毫无顾忌的全力以赴!

        

果然,小师叔没让人失望,他疾风骤雨般的所有攻击都被轻描淡写的尽数遮拦下来。

        

对此,万剑不仅没有失落失望,反而精神亢奋的大力催运功力,越发肆无忌惮,拳脚愈来愈重,招式威力也愈来愈大!

        

“咦!”

        

原本懒洋洋的王越却是突然精神一振,内心重视了起来。

        

“这是之前被压抑的太狠,如今一朝得释,情绪引动真气质变……”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68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