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起臀部进入在水里/她的小手覆上他的昂扬顶端

      

平时为民战时为兵。平时劳作丰衣足食,战时上阵杀敌。

        

长寿说的这些并不新鲜。早就有人提出来过。几十年前王老相国变法的时候也这样做过。让普通百姓闲时练习弓箭刀枪。

        

可是这一举措被各地官员广泛抵制。最后在张卯做皇帝的时候彻底废止。

拖起臀部进入在水里/她的小手覆上他的昂扬顶端

        

让百姓舞枪弄棒的总是让皇上和官员们心里战战兢兢的。百姓如羊比百姓如虎好得多。外敌入侵比百姓造反好得多。

        

大楚国建国一百多年外敌入侵有几次?可是大大小小的百姓造反就有几百次之多。

        

还是让百姓当羊比较多。这样能更安心一些。

        

“我来相州的路上看见上万返家的流民军士兵骑着战马带着刀枪弓箭和铁铳。制置使就不担心一遭不测他们造反吗?”汪藻问道。

        

“如果有人造反我大不了把河北之地让给他们好了。”长寿笑着说道。

        

“这几年造反的队伍一波又一波。我现在留下的这四五千人他们大部分原来也是跟着张万仙等人造反起家的。张万仙带领十万流民军占据河间府的时候,大建宫室,广搜美女。累死饿死的百姓和流民军士兵就成千上万。百姓心里都有一杆秤,他们跟着张万仙那样的人造反还不如跟着我。”长寿说道。

        

汪藻默然。

        

“大部分百姓能够吃饱肚子还造什么反?这一次打败乌骨大军并没有耽误农时。再说长寿把从乌骨人那里得到的财物七成都分给了那些流民军士兵。他们回到乡里个个都是财主。河北之地一下子多了几万户小康之家。谁造反,他们对付的就是谁!”肖严在一旁说道。 

        

“我刚才跟肖大人说了,十年之内不收租税不驱使百姓劳役。百姓造反干什么?”长寿接着说道。

        

长寿和肖严说的话让汪藻心神摇动。

        

士大夫内心是矛盾的。总是在百姓和皇权之间摇摆。他们很多人都有让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之心。可是最后又都倒向皇权。

        

有的士大夫面对因为饥饿而造反的百姓能够理直气壮的说出何不当饿殍的话。意思是说百姓就应该即使是饿死也不能造反。

        

不过汪藻并不是这样的人。如果老天给了他一个跟建王张勾一起出使乌骨大营的机会,他很可能现在混在众位大臣里面而毫不起眼。

        

“汪大人,你觉得朝廷每年的军费占税负的几成?”肖严问道。

        

“至少五成。”汪藻答道。他几乎是没有思考一下,因为这根本就不是秘密。

        

可是每年朝廷花这么多的钱,很多士兵却连吃饱肚子这件事都做不到。

        

“从后宫到皇族每年花去的钱占税负的几成?”肖严又问。

        

“将近三成。”汪藻答道。

        

“朝廷官吏的俸禄占多少?”肖严接着问。

        

“将近两成。”汪藻答道。这时候他已经有些明白肖严问话的含义了。

        

“也就是说只这三项就已经花光了大楚国的全部税负。汪大人,朝廷每年用于百姓饥荒灾害的赈济又花了多少钱?”肖严最后问道。

        

“不到税负中的一成中的一成。”汪藻尴尬的答道。

        

也就是说大楚国的百姓把自己一年的劳苦所得绝大部分都贡献出来可是却只能从朝廷得到一点点的回报。

        

整个大楚国大部分人只奉献却不能索取。少数人只索取却根本不用奉献。

        

这就像一个站在沙滩上的头重脚轻的巨人一样稍稍一阵风,巨人就倒下了。

        

青白王朝,乌骨人有多强大?主要原因还是大楚国太弱了。乌骨人押送大楚国的皇帝嫔妃和大臣们北上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冷眼旁观甚至是幸灾乐祸。

        

这一点就是太上皇张卯和皇帝张勾也是心知肚明。这段时间在大名府的茶馆酒楼里面百姓们就添油加醋的述说着太上皇和那些后宫女人们在乌骨人那里遭受了凌辱。

        

说的人眉飞色舞,听的人津津有味。

        

这让大楚国皇家的颜面尽失。

        

“长寿制置使刚掌权柄,全凭一腔热血。时间长了你就知道这里面的酸甜苦辣了。太上皇做了二十多年的皇帝,他饱读诗书刚才说的这些道理他怎么会不明白?”汪藻说道。

        

“现在建王登基就是要兴利除弊,让大楚国如日当空中兴有望!大楚国臣民正该同心戮力!”汪藻说道。

        

“无论是太上皇还是皇上都很看重长寿大人。临行时太上皇嘱咐我一件事,陛下愿意把十三公主惠福公主许配给长寿大人,从此以后君臣一体!”汪藻拱手说道。

        

汪藻的话一出口,大营里一片寂静。肖严也抬头看着长寿等着他表态。

        

“我已经有女人了。汪大人回去后禀告太上皇,我有一个女人就足够了。女人多了麻烦!再说,女人多了也费钱!”长寿平静的说道。

        

这一次流民军从乌骨人手里解救出来的人里面光是太上皇张卯的女人就有六七百人。这还不算伺候这些女人的宫女。

        

汪藻的脸仿佛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顿时涨的血红。

        

这不仅仅是长寿拒绝公主亲事的问题。在大楚国有身份地位的男人三妻四妾平平常常。除此之外流连于花街柳巷那也是很平常的风流韵事。

        

做官连这一点快乐都没有还有什么乐趣?

        

可是眼前这小子却准备标新立异一条路走到黑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汪某就告辞了。明天我就护送太后和皇子他们去追赶太上皇和皇上。”汪藻脸色难看的说道。

        

看着汪藻远去的背影长寿叹气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郑太后躺在塌上闭目养神。

        

一个宫女悄悄走进来趴在郑太后耳边小声说道:“汪大人刚才去几位皇子的住处劝说皇子们跟着他明天一起返回。可还是有几位皇子执意不愿意启程。他们都想留在河北。”

        

郑太后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突然郑太后睁开眼睛问道:“汪大人见长寿都总管提亲的事情怎么样了?”

        

“长寿大人说他有一个女人就够了。女人多了花钱也多,而且还很麻烦。”宫女答道。

        

“这是肖严肖大人告诉你的吧?说的好!如果大楚国的男人都是只有一个女人,大楚国也不会走到今天。女人多了,身子骨就软了。”郑太后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76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