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上半夜偷偷爽~堵住小肚子哭着求饶!

     

无数车辆常年碾压,这条狭窄的小巷,很多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小巷中段,有一个中型菜市场,来往的车辆实在太多,去年修补好之后,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原样。

        

刚下过一场暴雨,大大小小的凹凼里,积满了污水。

        

此时雨势已经明显减弱,但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停。

炕上半夜偷偷爽~堵住小肚子哭着求饶!

        

“平头哥!我的裙子和袜子都脏了!”

        

李雪将有些凌乱的过肩长发重新理了理,娇嗲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明显的哭腔,更让人心疼。

        

阮芳华将雪儿掉落在地的伞拾了起来,递给她,心疼之余,又有点莫名其妙的烦躁,都怪这折腾人的鬼天气!

        

她仔细看了看,雪儿的齐膝白袜上,靠近左腿脚踝处果然有两处醒目的污渍。

        

略高于膝盖的短裙,因为是色彩偏暗的多色格子裙,实在看不出来污渍究竟在哪里。

        

李雪见阮芳华还在努力寻找,赶紧指点着裙子的某一处,带着哭腔的娇娇弱弱的声音继续响起来,“就是这里啦!”

        

阮芳华看了看雪儿指的那个地方,果然有一只小蚂蚁大小的污渍。她不由得皱了皱眉,习惯性地挠了挠右耳上方超短的头发丝。

        

上周新剃的平头,有点扎手,她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尽管已经剃平头好几年了,她还是很不习惯。

        

为了与唬人的绰号——“平头哥”的形象相匹配,她也是拼了!

        

更小的时候,她偶然看到号称“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蜜獾的介绍,它生存力强,能捕食剧毒蛇,常跟随善于发现蜂巢但不能捣毁蜂巢的响蜜鴷,用利爪捣毁蜂巢,分享蜂蜜,而其厚密粗糙的皮毛可以抵御蜂群的攻击。

        

她很佩服蜜獾,蜜獾又叫“平头哥”,所以她给自己起了“平头哥”的绰号。

        

可是,她一直以来真的只喜欢柔顺的长发。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雪儿的过肩长发。

        

嗯,手感不错!心情好多了!

        

但是,一眼瞄到雪儿的裙子,又瘪了瘪嘴。

        

穿漂亮的裙子,就是麻烦!

        

如果和她一样,穿利落的收裤脚的裤子,哪会有这么些不必要的讲究,脏了就脏了呗!

        

唉,其实她也特别喜欢漂亮的裙子!

        

裙子,果然华而不实,虽然喜欢,却并不适合目前的她。

        

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实现这两个简单的梦想。

        

阮芳华四处望了望,发现了一个能挡雨的小门面的屋檐。

        

她指了指那个屋檐,“先到那里躲一下雨!”

        

“哦!”雪儿哭腔里的哭意,随着雨势的减弱,也减弱了几分。

        

二人挤在狭窄的屋檐底下。

        

阮芳华想了下,将自己的书包打开,先小心翼翼地摸出一个未完成的小型根雕,再从底下拿出一个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极小巧的毛茸茸的公仔,最后又翻出一包纸巾。

        

她将毛绒娃娃递给早已经被吸引,完全一副惊呆了,且写满极其惊艳的表情的李雪。

        

“七仔!”

        

电影《长江七号》刚放映两个月,这个公仔,正处于大家追捧的高峰期。

        

初二女生李雪,自然也是七仔的超级迷妹。

        

“这是送给我的吗?谢谢你!平头哥!人家真是爱死你了!”

        

阮芳华觉得,她要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是买给自己的,只是借给她玩一下而已,雪儿定然会很不开心。

        

阮芳华点了点头,“嗯!你开心就好!”

        

她蹲下身子,尝试用纸巾替雪儿擦掉袜子上的污渍。

        

可是,并没有多大作用。

        

于是,她放弃了,改擦裙子上的一丁点污渍。

        

裙子上污渍的范围,真的很小很小,居然一下就擦掉了,也许是擦拭时摩挲掉的。

        

这时,雨快停了,两人只打了一把伞。

        

撑伞的人,自然是略高三公分的阮芳华。

        

阮芳华也只能勉勉强强任劳任怨地认命了。

        

李雪比她大三岁,已经读初二了,她才念小学五年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雪最近几年,一直没有她长得高。

        

她很依赖她!

        

所以,她放学后,要认命地去接她放学,替她背书包。

        

谁叫小学生下午放学比较早呢?

        

她每次都是在等候李雪的时候,掏出书包里未完成的小型根雕,继续进行雕刻,来打发无聊的等候时光。

        

这条小巷尽头的岔道拐个弯,再穿过另一条更小的巷子,就能回到她们共同的家——阳光孤儿院。

        

可是,相隔十米左右的小巷尽头,那里似乎又有情况。

        

这是隔三差五就会有的阵仗!

        

看情形,今天的这个阵仗有点大,她大概应付不了。

        

阮芳华赶紧将伞递给李雪,一边迅速帮她把书包背好,一边小声叮嘱道:“赶紧往回跑,绕道到侠义道馆搬救兵,越快越好!人越多越好!千万不要再跌倒了!保护好……”

        

李雪撒腿就跑!

        

唉,这丫训练有素,自保没问题!

        

阮芳华一边背自己的书包,一边继续冲李雪的背影大声喊道:“保护好七仔!千万别弄脏了!”

        

前来堵人的多达十来个!

        

两个小女孩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几个高个子的男生。还有几个,看年龄和衣着打扮,显然不是学生,大概是社会上的混子吧!

        

对付她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女生而已,要不要搞这么大的阵仗啊!

        

阮芳华有些憋屈,为什么每当她觉得自己的拳术精进很快的时候,找茬的,就会相应的实力更强,常常稍稍压她一筹,搞得她只好狼狈的逃命,然后,由侠义道馆的师兄帮忙解决后续问题。

        

那些人只是堵在小巷尽头,充当震慑的人墙,并没有继续前进。

        

“阮芳华!你干嘛要偷我的削笔机?”

        

一个女声发飙了。

        

阮芳华只得老老实实地解释,“我没偷!可能我的削笔机和你的恰好一模一样吧!我已经解释过了,我的东西,都刻着一个‘芳’字,我也给你指出过了,那个削笔机上刻有‘芳’字,那个削笔机真的是我的啊!”

        

阮芳华一边解释,一边往地势最为平坦的那块地方退。

        

难怪小巷里的人有点少,她还以为是下暴雨的原因。

        

显然,这是精心计算过她的脚程和雨停的时机。

        

这伙人里,有人很有头脑!不容小觑!

        

能拖延,就尽量拖延呗!

        

一向话少的她,只好勉为其难的开启话唠模式。

        

“我真的没偷!你要不信,我赔给你好了!千万别生气!消消气呀!”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79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