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的肌肌捅进了女生的肌肌/扯开用筷子烫肉蒂

    

“维克登大主教,他们对神不敬,请一起出手抓住他们!”罗肯虚弱地对神职人员说。

        

一群神职人员全部散发着使徒级的法则波动,其中不乏使徒中级和高级。领头之人喝问道:“阁下是什么人?如此肆无忌惮地对神的代理人出手,信不信神罚马上就会临头。”

        

泰坦神教的人一出面,罗肯所在势力的使徒便纷纷飞来,和神职人员站成一个阵营。

男生的肌肌捅进了女生的肌肌/扯开用筷子烫肉蒂

        

郑洋冷眼看向那一百多使徒,平静地说:“有没有神罚降临到我头上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的神罚已经来了。”

        

人们只见他身上浮现金色的光芒,旋转一刷,那一百多名使徒便全失去了踪迹。

        

“神灵,他是神灵……”远远围观的人们震惊,纷纷跪拜,唯恐引来神的迁怒。

        

连泰坦神教都镇不住对方,罗肯脸上浮现绝望之色。如果知道对伽纳一家出手会引来神灵的报复,他一定不会草率地置伽纳于死地。

        

“咻……”一道箭芒闪过,莫妮卡近距离射杀罗肯。

        

堂堂使徒中级极限的强者,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被一个超凡九级杀死。

        

郑洋丢出一个传送阵,对同样跪拜在地的莫妮卡家人说:“去四方城吧,这里已经不适合你们居住!”

        

众人连忙从破烂的住所收拾东西,相继走入传送阵,被传送到四方城的城府广场上。 

        

“城主,谢谢您!”莫妮卡也想跪拜,心里庆幸此前跟随四方城离开了艾密城,否则以她的姿色,下场一定和她的几位嫂嫂一样凄惨。

        

郑洋制止她跪拜,说道:“你们也回去吧,去找城务官,他会帮你的家人安排住所!”

        

另一边,和城主府距离数十公里的街区,塔丽莎和迪波儿找到了她们的家人。他们很幸运,因为她们早已被拘禁在四方城,家人等于脱离了奥丁神教,没有受到波及。

        

两人不知道城主府和城西贫民区发生的一切,和家人喜极而泣后,立即组织他们准备搬迁去四方城。

        

郑洋把海瑟薇等人送回四方城后,通过迪波儿和塔丽莎身上熟悉的气息,很快找到她们。这两人也是他的女人,他一视同仁,对她们没有任何看轻。

        

片刻后,郑洋把她们和两家人也传送到四方城。

        

一些在好奇心驱使下进入四方城的人被告知要离开,纷纷撤出。这时,却有一个穿着铠甲、左手抱着头盔、右手拿着双股叉、长发长须的中年男人逆流走入四方城。

        

他的到来,不但郑洋立即察觉,还惊动了露西,两人迅速来到一座新隆起的小山丘上,拦在这个铠甲男面前。

        

“哈迪斯,你来做什么?”露西神色疑惑,第三轮回的冥界女王、死亡女神海拉刚走,第二轮回的冥王哈迪斯又来。郑洋截留的真灵不过区区二万多个,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

        

哈迪斯微微躬身,神色正经地说:“尊敬的倪克斯女神,我来找荆棘之主,他说过回归之后请我喝酒,而我则为你们的轮回转世保驾护航!”

        

随后,他面露微笑看向郑洋。

        

露西同样看向郑洋,她眼神里的意思分明在说:为什么从没听他说起过还有这件事。

        

郑洋心里茫然,冥王哈迪斯啊,自己和他这么熟吗?为什么没有互相留下身份印记?

        

他压下疑惑,说道:“看来这顿酒我逃不掉了,请随我们来!”

        

感受到诅咒之力又有增加,他连忙补充:“抱歉,我还不方便知道太多前世之事,请尽量少提!”

        

哈迪斯爽快大笑:“哈哈……放心,我可不想只喝一次又要帮你转世,然后再等多年!”

        

悬空山慢慢飞高,离开了塞罗大陆。三人回到城主府,郑洋在露西的灵船高塔顶部延展出一个露台,摆开筵席招待哈迪斯。

        

“长期在阴森的冥界生活,这种高空储览的格调确实很新鲜!”哈迪斯赞叹,末了又说:“有没有兴趣再去我的地盘做客?当然你要带上美酒!”

        

“好啊!”郑洋满口答应,也想知道传说中的冥界是个什么模样。

        

不能聊郑洋的前世之事,两人就边烤鲲鹏肉下酒、边谈论当前的局势。在大局上,郑洋知道得极少,露西等人也转世几千年,和时局严重脱节知道得不多,仅通过洛芙妮和艾丽玛与她们家人的联系中知道些大概。

        

说到阿萨神族的变故,哈迪斯沉吟道:“这件事有它的必要性,如果你恢复了记忆,自然也能想到更多。在那之前,我不能说得太透。有些东西只能意会,不可说破。”

        

“关于如何解决诅咒的问题,我推演了许多解决方案,最后都否定了。”

        

“就算杀尽邪魔一族,也难以真正解决,因为主导诅咒的那些邪魔本身已经被反噬而死,对你形成诅咒的是那些被献祭的世界和生灵。”

        

“而你自己推演的方案,通过不断地转世轮回确实能消减一部分,也难以根除。因为这种大诅咒自成法则,会如病毒一样不断滋长。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以更强大的力量直接粉碎这个已经形成法则、专门针对你的诅咒……”

        

说了不提前世之事,结果仍不免提到了一些。郑洋发现诅咒之力又在增加,连喝酒都不敢太大口了,生怕成为第一个被美酒噎死的神灵。

        

他脑子里依稀出现一条脉络,邪魔以献祭一些世界和其中生灵为代价,对他前世之身施展了可怕的诅咒。他和哈迪斯探讨如何解决诅咒的问题,并且自己推演出一条转世轮回的方法以消弥诅咒之力。这世能顺利成长到如今的层次,很可能就和许多世轮回有关。

        

“既然如此,我就直接用力量粉碎它,但邪魔仍要杀!”郑洋眼里散发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可怕的杀机,但哈迪斯心里却微微打了个冷战。

        

前世应该没掌握应龙的那些神通,至于那些东西又是怎么出现在试练之船上让他得到的,他暂时不得而知。但应龙封印术的逆天之处,连诅咒之力都能不断磨灭炼化、壮大自身,他有信心在这一世超越荆棘之主那一世的高度……前提是他不能再夭折。

        

现在,诅咒之力从虚无中不断涌向他神格的速度,已经是他能炼化的极限,他必须小心防止诅咒之力突然暴增,不然连啪啪都可能暴毙。

        

他的实力每时每刻都在提升,给他带来更高效的炼化速度。但总是不经意间知道更多前世之事,引发更多诅咒之力涌来,使得他近期都处于一种满负荷状态。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880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