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里面真舒服不想出来了/新婚之夜开笣

     

结果就看到申屠连脑袋都没抬,那边吃的这个欢快,装作没听到是的。

        

看看嘉禾,在看看申屠,现在罗兰就想要指着申屠,翘着食指说一句‘死男人’还得是二师兄的那个腔调。

        

不然不足以表达自己对于嘉禾同申屠的这份糟心情谊。

宝贝里面真舒服不想出来了/新婚之夜开笣

        

申屠在想,罗兰什么时候有的二师兄,不过这种时候,打死都不能开口。他要当做没听到,从头到尾没听到。

        

就没想到这个倒霉精灵,变成了女人,竟然还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早知道就不该帮忙,让他那么不男不女的去多好。

        

对呀,为什么非得给精灵嘉禾定个性别,就让他不男不女的,大家都没有麻烦,申屠先生暗恨自己当时心眼短,怎么就没有想到还有这条路可以走。

        

一个精灵,同我有个屁的关系,不过打死都不会同罗兰解释清楚这里面的误会。

        

他才不会说,这个精灵看上了罗兰想要当男人,哼,哪怕是被锅,这事也不能澄清。

        

罗宾这个粗犷的汉子,招呼精灵嘉禾:“嘉禾,过来吃肉了,这里有一块大骨头,给你留着。”

        

罗兰抽抽嘴角,心里那点悲情,被罗宾这么豪迈的召唤给打破了。

        

再有就是,原来的时候请精灵吃什么都无所谓,那毕竟没分出来男女。现在你让一个漂亮的让人不敢直视的仙女上手啃大骨头,不合适。罗兰在想是不是把烤肉给切割的漂亮一点。

        

罗兰反正不想破坏那么美好的形象,即便是同性相斥的情况下,也想给自己留点美好的念头。

        

精灵嘉禾显然还没想到这一点,听到罗宾先生的招呼,张开漂亮的翅膀,就飞过去了,客气的同罗宾先生表示:“谢谢罗宾先生,我喜欢那个。”然后坐下吃饭。

        

好吗,罗兰就看到美掉渣的精灵嘉禾女士,那边陪着罗宾啃骨头,偶尔还能喝口酒。形象什么的,破坏的半点没剩下。看的罗兰嘴角都抽抽了。

        

看来这个性别后天决定,也不是一点坏处没有,还有自动进入状况粉色花房什么的,那也是表面现象,显然不是多入戏。对自己女性的身份没什么自觉。

        

申屠边上嗤笑,想的太多了,或许应该让罗兰看看,精灵怎么撕咬对手或者凶兽的,估计就不会觉得嘉禾多漂亮多仙气飘飘了。话说,仙气飘飘那是什么玩意。

        

罗兰对着吃肉喝酒的精灵,叹气,然后忧愁。这个事情,怎么就那么超出自己的预料。

        

申屠扫一眼罗兰,悠悠的开口:“怎么遗憾精灵的性别。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这能乱遗憾吗?反正罗兰肯定不能这么坑自己,申屠可不能这么乱说一通:“乱说什么,我这就是有点遗憾,那么漂亮的嘉禾,行为举止还没有多少女性化的痕迹。”

        

跟着:“这个后天决定性别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先进,你说嘉禾是不是很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她的新性别。”

        

申屠不着痕迹的给罗兰挖坑:“那谁知道,这要是变成男的就看着顺眼多了。”

        

罗兰差点就跟着点头,还好及时把脑袋给稳住了,然后眼神悠悠的看着申屠:“想要变成男人还是女人,那要看嘉禾喜欢什么,你不觉得这样说话,有点不合适。”

        

人家嘉禾都为你变成女人了,你竟然还如此态度,说这种话。男人真的无情无义。

        

申屠对于罗兰的不满刚好一点,就听到罗兰把火烧到了自己头上,瞬间就不高兴了:“我说什么了就不合适。”

        

罗兰拉着申屠躲远一点,看着申屠,不是多高兴的说道:“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是不是有点得了便宜卖乖,你这样让人精灵嘉禾情何以堪。”

        

申屠瞪着眼睛,咬牙切齿的看着罗兰:“管它什么事。”

        

罗兰瞪眼:“是不是你们说的,精灵只有在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才决定自己的性别,是不是你们说的这片大陆的人都崇拜强者,你承不承认这个地方你最强悍的单身男人。”

        

申屠瞪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都对,可真不是这么回事。他这锅背的有点沉。

        

罗兰对着申屠,不是滋味的说道:“咱们至少应该为人厚道点,喜不喜欢嘉禾,能不能回应嘉禾,都应该尊重人家这份勇敢的心。尊重嘉禾的那份感情。”

        

怎么能说风凉话?什么男人。罗兰都不知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酸酸的。可不舒服了。

        

哎呦,那个正义言辞的劲头,差点把申屠给气到,眼神阴森的盯着精灵嘉禾的方向,若是现在大变活人,把这厮给变回去,不知道自己心情能不能好点。

        

不过刚好嘉禾的眼神看向了罗兰。不得不说精灵真的漂亮,尤其是眼睛,雾蒙蒙的看着罗兰的模样,差点让申屠先生把这一双招子给摘下来。

        

还是让这个精灵当女人吧,不然这样的一双眼睛,成天欲语还羞的看着罗兰,这个没定力的女人,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跑偏了。

        

相对于信任别人,申屠先生还是更倾向于相信自己,毕竟他肯定看不上这个精灵。

        

既然他看这个厨娘还不错,那就该早点划在自己名下,该防着的就得防着点。

        

申屠不着痕迹的挡住精灵嘉禾看向罗兰的视线:“吃饱了,我要去看看城墙,你要去吗?”

        

罗兰心说,你是不是应该拿出来一个态度,不是再说精灵的事情吗,不提了算怎么回事。

        

罗兰瞪眼看申屠,使劲的瞪,坚决不会承认,嘉禾的选择,让她嘴巴发酸了。

        

申屠先生这样大尾巴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态度,让罗兰也不太高兴。毕竟两个人之间还有说不明道不清楚的事情。

        

这时候不管是对谁,申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罗兰看着申屠的眼神,那真是复杂的很。瘦田无人耕,耕好有人争。呸呸呸,她才不争呢。

        

再说了这破田也不是她的。

        

申屠:“看什么看,去不去看城墙。”比罗兰的态度横多了。

        

罗兰:“你,难道不要同嘉禾说些什么。”

        

说屁的什么,他们两个之间有事情只会‘打’出来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929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