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站着坐的姿势(大团圆结2)最新章节列表

“军…力…授田?”

        

猴子库卢卡睁大眼睛,看了好一会,才辨认出书册上面的文字。他仔细想了片刻,才半是惊讶,半是喜悦的开口。

        

“殿下,你真的要给武士们分封土地吗?”

两个人站着坐的姿势(大团圆结2)最新章节列表

        

“当然!在和王军决战前,我亲口向北军许诺过:此战若胜,封赏授爵。分封沃土!今日我已经在湖中之地立国,这些承诺也到了需要兑现的时候了。武士长可是和我提起过,连亲卫团的武士们,都已经急不可耐了!”

        

说到这里,修洛特看了看身旁的武士长。伯塔德一直保持沉静,直到此时才笑着开口。

        

“这些小子们不敢和殿下说,就总是在我身旁问东问西,问得我耳朵都起了老茧。而其他各部也同样如此。这些军团武士追随殿下征战,奋勇效死,忠心不二,可是殿下最大的根基啊!”

        

“分田是军心所向,不可不为。只有让武士们安定下来,把根扎在田间地头,在封国内拥有田产、屋舍与家庭。我才真正算是在湖中之地,立下了牢固的根基!”

        

少年王者点点头,接着沉吟道。

        

“对于武士与贵族的等级,我有一套详细的计划。战士们以军功晋升,所拥有的田亩数则与等级、爵位挂钩。这将是一条完整的晋升之路,让封国的所有武士、民兵乃至奴隶,都看到上升的希望!”

        

说到这里,修洛特微微一笑。毫无疑问,这套制度的来源是秦汉的军功爵制。土地为君王所有,然后按军功授田、依封爵赐田、还有抄没贵族旧田。

        

少年王者已经思考了这项制度好几年。只是墨西加联盟中的大贵族们盘根错节,影响着联盟的方方面面,这种激进的改革必须极其谨慎,不然恐怕就是商鞅的下场。 

        

直到此时,他拥有了湖中之地作为封国,掌握了忠诚与强大的军团,才重新把计划书拿了出来。塔拉斯科的旧贵族们大多在战争中毁灭,剩下的也人微言轻、无力抵抗。王国的旧有秩序土崩瓦解,犹如一片崭新的白纸,他也真正有了从容设计新体制的机会!

        

修洛特一边沉思,一边打开书册。书册的前几页都是关于田亩产出的记录和规划。只有理清田制,通晓田亩产量与劳动力消耗,才能明确不同等级武士、贵族们的权利与义务。简而言之,就是什么等级,应该封多少田地,分几个种田的农奴,出几个出征的战士。

        

“今一夫挟五口,治田百亩,岁收一石半。”

        

少年王者翻开第一页,看着自己努力回想起的记忆。这是战国时期李悝对农业的估算。这里面的一石约为20公升,装谷物24斤。而战国亩小,三亩半才等于一市亩。所以在秦国授田的年代,黄河流域的好田,一年一收,一个丁壮耕作5-6亩,平均每市亩产量为120多斤。

        

而接下来,修洛特划动手指,第二句话就是“一亩十斛,谓之良田,此天下之通称也。”这是魏晋时期的记载,此时一亩半为一市亩,一斛约为战国的半石,即12斤。也就是说,一市亩上等田地,产量为180斤。

        

所以,在整个秦汉授田时期,黄河地区的田亩产量,最高在120-180斤之间。而秦地缺水,土地多为中下的田亩,产出会更少上许多,也就一百斤上下的样子。秦汉时期农业技术还未发展起来,南方尚未开发,实际上单位亩产与湖中之地的米尔帕相比,还要少上许多。军功爵中的授田数目,也应该依据现状,随之调整。

        

修洛特继续思索,目光看向遥远的故国。在这个时代的明朝中期,因为美洲作物没有传入,北方通常是一年一收,南方则是一年两收。

        

在嘉靖年间的北方,由于受到水土,尤其是降雨的限制,会有大量的旱地薄田。“北方地土瘠薄,每亩收入不过数斗。”,“履亩得五六斗、六七斗,即庆有余矣”。每斗按18斤计算,也就是说,缺水的北方普通田地,亩产不过90-120斤。

        

对于沿着湖泊,水分充足的北方上田,比如怀庆府、彰德府、岷州卫,沿着河流,通常是“田收亩皆十斛或八斛”,“大亩收三、四石。”。根据,明朝一石约为180斤稍多,一大亩在3亩左右。也就是明朝北方良田亩产在一石略多,约为200斤上下。

        

所以,这个时代天朝的北方旱田,产量为90-200斤原稻,约3-4亩才能充分供养一名丁壮。这与拥有高产作物、位于热带地区、降水充足的湖区米尔帕相近。每亩米尔帕的产量为80斤玉米和菜豆,以及约200斤南瓜。

        

实际上,拥有玉米、南瓜、红薯、土豆的美洲古文明,在粮食生产上,从不逊色于这个时代旧大陆的任何国家。这也是石器-青铜的美洲古文明,能够以不大的土地,广泛供养起百万到千万级规模人口的原因。

        

而在这个时代的南方,精耕细作,一年两收的水田,又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光景。最好的南方上田亩产极其惊人,是北方良田的4-5倍,与特诺蒂奇特兰的水上浮田非常相似。只是这样的产出,同样需要大量的粪肥与河泥来维持营养输入。

        

在种植两季稻的两湖地区,“附郭膏腴之田,每亩收获不下五六石”。而在珠江三角洲,“粤田上者收十一箩或十箩,次八九箩,下者五六箩。”通常2箩为1石,广州地区便是上田两季亩收稻谷5-6石,近1000斤;次田4石上下,约600多斤;下田2-3石,约400斤。

        

如此算来,大明南方水田的亩产量在两季400-1000斤原稻左右。其中当然以下田最多,总的平均亩收约为500-600多斤,1亩多水田就足够供养一名丁壮。

        

看到这里,修洛特稍稍停顿,轻轻一叹。

        

在这个新旧大陆还未沟通的15世纪尾声,由于温度、降水、作物和农业水平的限制,欧洲的亩产收获,其实要远远逊色于近东、印度、天朝乃至古美洲文明。

        

在15世纪英格兰诺福克郡的庄园记录中,每英亩的小麦产量约为8-9蒲式耳,而大麦产量为6-7蒲式耳。每蒲式耳小麦约为54斤,大麦则为42斤,1英亩则为6市亩稍多。换算之后,就是每市亩仅仅产出40-80斤谷物。而在气候寒冷、山地贫瘠的北欧,这些粮食产量还要折扣上许多。

        

通常来说,中世纪欧洲每10亩地才能供养一名成年男丁,而每丁用耕马铁器,耕作20-40亩,其中广种薄收、兼种牧草。

        

在这个大航海初兴的年代,整个欧洲亩产低下,又饱受瘟疫肆虐。总计的人口数量,也才约8000-9000万人。其中,人口最多的法国不到1500万,整个意大利和神罗,都各在1000万左右。而殖民帝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加在一起,才700-800万人。在耐寒的马铃薯传入前,北欧人口极为有限。狭小的英伦诸岛上,各地区相加也不过300-400万。同时期的丹麦、瑞典都在600万人,而挪威仅300万。

        

只有到发现美洲之后,航海家们获得了高产的美洲作物,并在第一时间狂喜的带回旧世界,整个欧洲才迎来了人口爆炸的16世纪,和文明迅速发展的新时代。

        

在玉米、红薯、马铃薯和南瓜传播的地方,贫瘠的山地可以耕种,田间的亩产提升数倍,新生的人口爆发式增加。而快速增加的人口,也同时提供了大殖民时代的基础。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发现美洲点燃了欧洲初兴的第一缕火焰。而美洲作物,是欧洲数百年大发展的道路中,最重要的一块基石,也真正改变了整个世界!

        

修洛特静静的凝视了片刻,无数未来的景象在他的脑海中闪动。他深深的呼了口气,把一切埋入心底。猴子小心的看了眼殿下,只觉得殿下的眼中,有火焰在燃烧。

        

接着,少年王者继续往下翻,终于来到他亲自写出的授田书册。伯塔德和库卢卡同时靠近,仔细观瞧着上面的图形与文字。

        

,第一行有五个字,上面画着一个手持武器的小人,旁边是象征地位的战衣,和生长作物的农田。

        

“所有社区军校出来的青年,通过实战检测的民兵,还有部分强壮有力的奴隶,都可以加入封国军团,成为最基础的青年战士。”

        

伯塔德读到接下来的第一行字。他不复沉静,神色快速变幻,明显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武士长才低声问道。

        

“殿下,你真要把荣誉的武士等阶,向普通的民兵与低微的奴隶开放吗?”

        

修洛特平静的点了点头,肯定道。

        

“当然!这条通天大道,我会向所有合适的战士开放,甚至会允许部分虔诚的外族雇佣兵加入进来。在我的封国,我说了算!我要尽可能的增强军团的力量,整合统治下的万民!”

        

猴子库卢卡眼神闪动。他安静而快速的往下看,很快就看到不同等级的武士图形。

        

“青年战士,分发无袖棉甲、战棍与盾牌。生俘/斩首一人,晋升为一级捕缚者,成为一级武士。”

        

“一级武士,授予战衣、皮帽与黑曜石匕首。生俘/斩首两人,晋升为二级瓦斯特克狩猎者,即二级武士。”

        

“二级武士,授予荣誉斗篷。授田20亩,农奴/仆户1人。生俘/斩首5名民兵/1名武士,则晋升为三级精英火武士…长枪军团5500民兵,全部晋升为二级武士,拟授田1.1万亩,授农奴/仆户5500人?!”

        

看到这里,库卢卡惊讶的喊出声来。他手下的长枪军团全部晋升为武士,那他自己也自然变成了武士团长。

        

“殿下,真要将长枪民兵们全部晋升为武士?现在田地确实不缺,但是那里来这么多种地的奴仆?”

        

闻言,修洛特笑着点点头,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长枪军团久经战争磨炼,这一路立下战功无数,还击溃了塔拉斯科王军的中军,斩获神鹰的王旗!他们的战斗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在集群阵战的时候,并不比武士军团逊色,坚韧程度甚至还要更上一层。他们理应得到封赏!…

        

授田20亩,减去休耕,每季也就耕作8亩,需要农奴1人。按4亩养1丁,正好养2人。”

        

“而武士训练的粮食消耗,1人可抵3丁。所以这一等级的武士需要经常呆在军营中,由封国进行集中供养和军事训练。如果返回自己的田地,他们是无法完全脱产的。”

        

少年王者沉吟片刻,略作解释。这个等级的所谓武士,实际上近似于日本战国时期的精锐足轻。他们是军团中的中坚力量,也是数量最多的主力。

        

“三级武士,授予高级战衣。授田100亩,农奴/仆户5人。生俘/斩首12名民兵/2名精锐武士,则晋升为四级资深武士。各部武士累计封赏4千人,授田4万亩,奴仆2万人。”

        

这一等级的武士,可以算为军功爵位的最低一级。地位类似于秦汉军功爵中,士阶层中的公士。授田100亩地的实际耕种为40亩,需5人,产出的粮食可养10丁。这些分发的农奴,理论上来自于武士们晋升时的捕获。而脱产武士的消耗在3丁,征战时则在5丁左右。

        

换而言之,三级武士就是全脱产的职业兵,并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备粮食。他们也可以被认为是最低级的军功地主。这正是修洛特希望着重培养的一个阶层。

        

伯塔德深深吸了口气。这份军功授田书,名义上还是按照联盟的晋升体制,实际的内涵却已经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是颠覆性的改革。武士长摇了摇头,继续看向四级资深武士的分封。

        

“四级武士,授予精锐皮甲,允许佩戴象征荣誉的各色羽毛。授田240亩,奴仆12人。职比军中率领20-80人的小队长。战时出武士2人,或1武士1辅兵。如果立下大功,将晋升为一级军功贵族。各部累积分封1.6千人,地4万亩,奴仆2万人。”

        

到了四级资深武士的程度,就可以自立家门,成为独立的武士家族。它的地位类似于秦汉军功爵中,士阶层中的不更,拥有劳役的减免。240亩授田,实际耕种约100亩,需12人,可养24丁。折算成军事人口,四级资深武士可以供养2名职业武士,以及1名半脱产辅兵。这些人通常都是家族子弟。

        

武士长和猴子相互对视了一会,心中有万千思绪,都化作大殿中的沉默。过了半晌,两人继续看向下面的贵族授田。

        

“一级军功贵族,拥有美洲虎或雄鹰战衣,精致兽盔,配备铜斧…授田800亩,奴仆40人。职比军中200人队长,或武士营长。战时出武士2-3人,加辅兵1-2人。各部晋升500人,加上美洲虎战团400人转封封国,合计900人。授田7.2万亩,奴仆3.6万人。”

        

一级军功贵族,可以类比二十等爵制中的大夫阶层,也可视为欧洲中世纪的贵族骑士。授予的800亩田实耕300多亩,可养80丁。一级军功贵族就可以在土地上供养至少5名全职武士,加上2-3名辅兵。他们已经是封国军事集团中,拥有政治发言权的底层一员。

        

伯塔德点点头。这样的封赏比联盟军功贵族的待遇要高一截,但大体在可以接受的水平上。他继续往下看,不觉皱起了眉头。

        

“二级世袭贵族,参与封国议事,封地世代传承…授田2000亩,奴仆120人。职比军中千人营长和军团长。战时出武士出8人,加辅兵4人。此次晋升20名,授田4.8万亩,奴仆2400人。

        

具体名单如下:老将埃塔利克、猴子库卢卡、黑狼托尔泰克、水师团长安纳特里,雄鹰武士巴尔达、塔拉斯科团长埃兹潘、灰土普阿普、鳄鱼元帅俄斯派、天空家主奥尔塔…”

        

“王上!谢您的恩赏!猴子我发誓为您效死!”

        

看到这里,库卢卡低呼出声。他满心激动的跪倒在地,连眼中都闪出泪花来。

        

二级世袭贵族,顾名思义就是世袭土地和爵位,已经是联盟大多数家族晋升的顶点,是真正的大贵族阶层…作为一个普通的武士,这也是他曾经渴望的人生顶点。没想到只是追随殿下数年,就得以在今天实现!

        

修洛特笑着点点头,伸手把库卢卡托起。世袭贵族授田2400亩,实耕1000亩,奴仆120人,可养丁240口。仅仅依靠田亩的产出,贵族家庭就可以维持着优渥的生活,供养至少15名武士加半数的辅兵。他们将参与封国重大事项的决策,并在出征时率领军队。

        

在这份名单上,平民出生的库卢卡、托尔泰克和埃兹潘提升了两级,贵族出生的其他将领大多晋升了一级。降将奥尔塔是平封。而失去家族武士的荣耀贵族俄斯派,则是降级。

        

本该出现在这份名单上的还有美洲虎战士奥洛什与神佑军团团长纳塔利。只是秋收后,奥洛什会率领圣城军团,和父亲一道回返圣城;而纳塔利的神佑军团也要返回希洛特佩克城。修洛特就暂时把两人的功劳记下,等待能够有权利封赏的以后。

        

猴子起身后,又是深深一礼。过了好一会,他才平复了激动,把名单往后读完,却没看到武士长的名字。他心随电转,再次往下看去,心中瞬间升起另一份从未想过的渴望。

        

“三级荣耀贵族,参与国家大事,世代传承…授田8000亩,奴仆400人,职比军团长…战时出武士30人,辅兵15人。此次晋升1人,圣鹰武士长伯塔德!”

        

荣耀贵族授田8000亩,实耕3200亩,奴仆400人,可供养50名全脱产武士,20多名半脱产辅兵。这已经是封国中最高等级的贵族,仅次于至高无上的神权君王。

        

看到此处,伯塔德抿了抿嘴。他单膝跪下,向殿下深深行礼。随后,他保持着跪下的姿势,高声向修洛特建议道。

        

“殿下,请您收回这项封赏!我出身自普通的平民武士,一直以来都是您的护卫。我也未曾率领军团,没有立下显赫的功劳。现在把我位列于众将之上,恐怕众人会心有不服…”

        

“伯塔德,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修洛特笑着高声打断。接着,他神情一肃,正色道。

        

“你最先追随于我,一直以来守护在我身旁,数次救下我的性命!你率领亲卫队,一手培养起诸多武士与将领,并始终忠心耿耿!你一向沉静少言,遇事果断有谋,行事不骄不躁!论资历,论功劳,论能力,论品格,甚至论人缘…你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如何不能接受这项分封,成为地位最高的荣耀贵族?!”

        

听到这里,伯塔德神色动容。面对着威严的殿下,他张开口,却一时说不出话来。武士长只得五体伏地,郑重一礼,才继续说道。

        

“殿下,封国初立,不宜有如此厚赏。可以以待将来…”

        

“这次封赏于你,一方面是为众将竖立典范,另一方面正是以待将来!我有一个长远的计划,需要你培养起自己的亲信,真正的独当一面!…在数年后,你要远赴东方大湖…去往湖中长蛇般的岛屿…征服当地土人…在最东方…等候…捕获…”

        

听到殿下预言似的讲述,伯塔德面露震惊,随后神色转为肃穆。他恭敬的再次行礼,决然道。

        

“殿下,您的意志就是我的生命,即使远赴数千里外的无尽大湖,我也会把预言中的外邦人捕获!…只是…”

        

武士长停顿片刻,面露迟疑。

        

“但说无妨!”

        

“殿下,我并非为自己发声。只是这份授田书,虽然假借联盟等级,但实际上完全不同。武士阶层的封赏极为丰厚,地位也颇高。军功贵族大致相当。而世袭与荣耀贵族,与联盟相比,则要苛刻许多…殿下是否有意限制顶级的大贵族,而培养中间的武士?”

        

“哈哈,还是你看的通透!伯塔德,我身边现在唯有你,可以托付以大事!”

        

少年王者的脸上浮现出真切的笑意。封国南方的旧贵族们,占据当地绝大部分的村庄与田地。他们的田亩和奴仆数量,都要远远超过军功授田书中的标准…这也是下一步动手的依据。

        

“猴子,你刚才不是问我,那里来这么多种地的奴仆吗?

        

修洛特大笑出声,笑声中满带着豪迈与杀意。

        

“这一次授田,赏赐1.1万人,北路军团几乎人人晋升受赏。需授田22万亩,授奴仆11万…而这些田亩与奴仆,就都从这里出!”

        

少年王者伸出手指,用力点在巨大的地图上,仿佛军团的战旗挥动。而鲜红的战旗所指之处,墨西加军团前进之地,就在阿帕钦甘邦的南方,河边沃土上的繁荣大城,库拉莫城!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956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