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o浪受的饥渴日常(熟女的哀羞)最新章节列表

        

无尽海域上。

        

天机楼宇坐在石龟背上,等待下一站的到来。

        

去卜卦,去了解更多。

sao浪受的饥渴日常(熟女的哀羞)最新章节列表

        

他们没有回去的打算,修真界太乱,回去会给仙山带来麻烦。

        

尤其是不少人正在找他们,还是在外游荡的好。

        

“夜晚出现的三颗星是什么?”

        

石龟开口询问,这个问题它问了几遍,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是旋涡中心,根本不是我可以参与或者知道的。”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又会引起很大反应吗?”石龟沧桑的声音带着些许担忧:

        

“我们会被卷入?”

        

“不会。”天机楼宇叹息道: 

        

“因为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认知的层次。

        

去了只是送死。

        

你的后半生,不会有这种苦难,不用太担心。

        

你还能活很长。”

        

“这样就好。”石龟有些诧异,也有些害怕。

        

陆家那一战,给它带来了强烈的心理阴影。

        

它并不了解天机楼宇看到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感觉,但是它知道,自己面对陆家敌人的时候,内心是恐惧的。

        

那种无力感,太过强烈。

        

仿佛自己异常羸弱。

        

所幸,不用再经历那种战役。

        

它感觉有天机楼宇在挺好的,能避世。

        

天机楼宇点点头,他也不想再经历陆家那种事了。

        

差一点点就没能回来,可是那时候不出手,绝对很危险。

        

虽然只有短短一息的时间,但终究是起了一定作用,拖延了一些时间。

        

否则一旦出事…

        

后果难以预料。

        

那个人的怒火,他承受不住。

        

哪怕不是针对他,他也承受不住。

        

“走吧,去下一站,前方应该有一座岛屿,上去帮人算几卦。”天机楼宇心情有些放松。

        

现在很少有人会找到他。

        

只是他话音刚刚落下,却惊愕的看向后方。

        

眼中有些震惊。

        

“怎么了?”石龟好奇的问道。

        

“有,有人破开了我的命理屏蔽,正往这边而来。”天机楼宇有些震惊。

        

寻常人是不可能破开他的命理屏蔽。

        

想要找到他,基本不可能。

        

可是…

        

这个人就是强势破开,往他这边而来。

        

“逃?”石龟开口问道。

        

“不,不用逃,逃不掉。”天机楼宇保持平静。

        

他没有感觉自己命理有大劫。

        

或许,对方并没有恶意。

        

下一刻,一阵风吹拂而过。

        

接着一张请帖落在天机楼宇前方,随后响起平缓的声音:

        

“恭候大驾。”

        

声音落下,风又一次吹起,消失在天际。

        

此时天机楼宇才感觉自己的命理屏蔽又一次恢复了。

        

他默默的松了口气,确实没有大劫,对方是来送请帖的。

        

“是什么东西?”石龟问道。

        

“陆家少爷大婚请帖。”天机楼宇看着请帖开口说道。

        

“你要去?”

        

“不敢去,不过对方没说一定要去,让大白小白去吧。”

        

自己确实有些苦衷,想必他们能够了解。

        

让自己弟子去,应该可以。

        

大白小白就是当初他们离开仙山留下的一条大狗跟一个小女孩。

        

骑狗的小女孩,还算可爱。

        

想来陆家会难为他们。

        

难为了…

        

也就难为了吧。

        

小孩子总要历练的。

        

        

剑一峰。

        

一位普通弟子正在山脚下吃着烤鸡,他前面还有火堆,火势还不小。

        

烤鸡他是分开吃的,先拧开下鸡腿,然后再把剩下的放在火堆边。

        

保温的同时,想要再烤熟一些。

        

每个程度吃一吃,感觉会有不同味道。

        

只是他刚刚吃完一个鸡腿,突然间吹来了一阵风,他惊了下,随后抬头望去。

        

很快一张请帖落在他跟前。

        

“恭候大驾。”平缓的声音随之响起。

        

南川接过请帖看了一眼道:

        

“能见到你吗?”

        

“有些难。”空中传下声音,没有同意,没有拒绝。

        

一切都是未知。

        

“我会去。”南川思考了下:

        

“有烤鸡吗?”

        

“有仙厨。”平缓声音响起。

        

“好。”南川应下。

        

他可以自带野鸡,让对方加菜。

        

随后风又一次吹起。

        

南川知道,陆无为走了。

        

不过此行能有机会见到陆无为,他也很高兴。

        

当世剑道极致,修真界第一人。

        

能论个道,更好。

        

只是…

        

剑道难以论证,只能出剑。

        

以他的实力,或许难以让陆无为真正出剑。

        

南川摇了摇头,然后灭了火,提着他的烤鸡往远处山峰而去。

        

他要去继续建造祭坛。

        

有个问题他也想问问。

        

想来是得不到答案。

        

倒不是想知道更高境界的问题,他处于什么境界,非常清楚。

        

有些东西,不是你知道了,就能上去。

        

没有必要问这个问题。

        

他只是想问问流火是谁。

        

当初自己之所以能够握着自己的剑,全依仗那个人。

        

所以想问问流火到底是谁。

        

可惜,这个问题问流火,对方也不可能回答。

        

只能去试试。

        

不行就换一个差不多的。

        

        

虫谷。

        

虫谷老祖在搭建祭坛。

        

他没有问修为的想法,到了他这个境界,走到了路的尽头。

        

问一个问题有什么用?

        

那是他不知道往上吗?

        

那是他根本不可能往上。

        

问十个问题都没用。

        

他就想问一个问题,怎样才能不被陆家欺负。

        

几个顶级势力中,单挑他谁都不怕。

        

他的虫道无双,不畏生死,虫谷过境,寸草不生,生机断绝。

        

让他筑起无尽虫巢,哪个都得让他三分。

        

但是…

        

陆家大长老能一剑毁他所有,陆家二长老大道克制他,让他无法施展虫道优势。

        

否则不至于落了下风。

        

当然,等陆家二长老境界提上来了,那…

        

只要不是大道克制,他也是能周旋一二的。

        

能被称为顶级,谁比谁弱啊。

        

可偏偏虫谷被欺负的最惨。

        

他要求不高,只要不被欺负那么惨就好,别每天担惊受怕的。

        

都是年轻一辈惹的祸,难道是他们虫谷素养太低,比不上道宗,剑一峰,巧云宗?

        

看来是有些人,可能练虫,脑子被虫吃了。

        

虫谷老祖没有多想,希望这次能够直接解决问题。

        

一个大道者向一个可能是后来的强者请教问题,确实有些不耻。

        

但是谁知道呢?

        

只是虫谷老祖在建造祭坛时,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寒风。

        

仿佛凉到了心里。

        

他僵硬的往后望去,这一看,他就直接瘫倒在地:

        

“最近没惹陆家啊。”

        

“……”吹来的风都为虫谷老祖感觉到心酸。

        

随后一张请帖落在虫谷老祖跟前:

        

“恭候大驾。”

        

这一刻,虫谷老祖有些庆幸也有些绝望:

        

“要,要几成?”

        

“无需任何东西。”平缓的声音响起。

        

“人去了,还能回来吗?”虫谷老祖又问了句。

        

“只要不阻碍婚礼。”平缓的声音传出。

        

“那我就去见识见识。”虫谷老祖收起了请帖。

        

他其实挺害怕自己一去不复返。

        

这还不如交上资源。

        

但是想想,陆无为要杀他,他现在就得死。

        

至于会不会被利用对抗远古三大势力。

        

这他就不怕了。

        

只要不是跟陆无为打,他谁也不怕。

        

届时准备齐全,遇到强大的,他也能打上几个回合。

        

然后就逃吧。

        

远古三大势力有人海战术,还是有不少优势的。

        

随后一阵风吹起,虫谷老祖知道,陆无为离开了。

        

松了口气。

        

建建祭坛,压压惊。

        

        

大长老最后找的是最为陌生,也是最为奇特的一个人。

        

弱水三千。

        

弱水三千躲在一处岛屿中。

        

她有些诧异的看向山外,有人来了,她察觉到了。

        

“道友有事?”弱水三千第一时间离开山中,来到山外。

        

这个人很强,在远古时期也绝对是强大一员。

        

她见过。

        

在玖告诉她的那个位置。

        

不过对方突然前来,让她有些许意外。

        

此时一张请帖落在弱水三千跟前。

        

平缓的声音随之响起:

        

“恭候大驾。”

        

“婚礼?”弱水三千看了下请帖,上面是远古文字。

        

好似专门为她准备的。

        

“陆水?”弱水三千有些意外,随后收起请帖立即道:

        

“一定准时到达。”

        

“多谢。”平缓声音响起。

        

随后一阵风吹动。

        

吹向远方。

        

“真强。”弱水三千呼了口气,便打算回去继续恢复。

        

这次大概能见到她那位徒弟了,不知道目前可好。

        

——

        

——

        

“茶茶,你确定只要我们建造了这个祭坛,就会有收获?”

        

东方晓晓有些不可思议。

        

一个祭坛可以要灵石,谁疯了?

        

而且看起来很容易。

        

一个人的话只要大半月就好。

        

两个人半月都不用。

        

三个人顶多十天。

        

所以她有些怀疑,茶茶是不是被骗了,这怎么可能呢?

        

亏她们还跑出这么远的距离,不敢在家族附近建造。

        

她们御剑来回要一天时间。

        

当然,御剑飞行的是茶茶。

        

也就茶茶能在二阶御剑飞行。

        

额,不对。

        

茶茶已经三阶了。

        

还是3.2。

        

这差距太大了,茶茶才十八岁啊。

        

天赋再高也不能这样飞,简直是在开挂,这样不怕被封号吗?

        

动画片中,一有配角开挂,就会被封号。

        

一封就是好多集。

        

几年都见不到。

        

想到这里东方晓晓怔住了,她看向茶茶,脑海中有个可怕的猜测。

        

茶茶该不会是此间时代主角吧?

        

只有主角开挂才不会被封。

        

越想越恐怖。

        

那她身为配角,应该抱住茶茶大腿?

        

“哎呀!”东方茶茶刚刚想要回答问题,就一不小心把手上的石头滑落在地,然后砸到了脚。

        

“好疼。”

        

她单脚跳起,然后因为祭坛太近,头撞到了祭坛。

        

“哇,好痛。”

        

东方茶茶捂着头。

        

此时祭坛好似被撞的摇晃,几块石头落下。

        

东方茶茶看在眼里。

        

“哇,完了。”

        

咚!

        

东方茶茶倒地不起。

        

被石块掩埋。

        

东方晓晓:“……”

        

可能是她想多了。

        

而且这祭坛盖的有些高。

        

随后东方晓晓把东方茶茶从石堆中挖出来。

        

“晓晓妹妹,我忘记要跟你说什么了。”东方茶茶睁着眼睛有些难过:

        

“我可能撞傻了。

        

你回去别跟我娘亲他们说。

        

他们不会发现的。

        

香芋说我本来就聪明的不够明显,傻一点不会被发现的。

        

香芋说的肯定是对的。”

        

东方晓晓:“……”

        

确实看不出来。

        

“刚刚我问你,这个东西真的能让我们得到灵石吗?”东方晓晓又一次问道。

        

“不啊。”东方茶茶道:

        

“是你要灵石,我要问题。”

        

“可信吗?”东方晓晓一脸质疑。

        

东方茶茶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小声道:

        

“内部渠道,真的。”

        

东方晓晓:“……”

        

越来越像假的,但是她为什么会来呢?

        

因为五颗六品灵石,是巨款。

        

一个二阶修真者,别说五颗六品了,一颗六品那也是巨款。

        

茶茶虽然有些让人头疼,但是她不说谎。

        

除非她被骗了,而且还深信不疑。

        

“香芋知道这个渠道吗?”东方晓晓觉得还是香芋比较可靠。

        

“知道。”东方茶茶点点头。

        

香芋真的知道。

        

“那好吧,我们继续。

        

不过祭坛一个人就够,我们两个人会不会是只能要一个东西?”东方晓晓好奇的问道。

        

“不会啊。”东方茶茶拿出手机看了下,指着给晓晓妹妹看:

        

“你看,上面写着了,参与的人都可以问一个问题,或者要灵石。

        

我,你,香芋三个人参与,就可以要三份。

        

没有问题呀。”

        

东方晓晓点点头,确实没有问题。

        

东方茶茶挽起袖子道:

        

“晓晓妹妹,我们努力建造吧,过几天就没有空了。”

        

“为什么没空?”东方晓晓好奇道。

        

她们已经建造了一周了。

        

其实很快就会完成。

        

“表嫂过几天要过来啊,到时候要去喝喜酒,而且表嫂要嫁给陆水表弟…”

        

“嘘!”东方晓晓立即嘘声道:

        

“这种话在外面不能说,会给你表嫂添麻烦。”

        

东方茶茶眨了眨眼,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点点头,小声道:

        

“那表嫂要嫁给小姨的儿子?”

        

东方晓晓点头。

        

“那陆水表弟会不会觉得我不要他这个表弟了?

        

陆水表弟没什么朋友,我不能放弃陆水表弟。”东方茶茶觉得还是要为陆水表弟着想。

        

当然,等她无敌了还是要挑战陆水表弟的。

        

好让陆水表弟知道,哪怕偷袭,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应该是不会介意的。”东方晓晓一脸麻木。

        

不想解释这个问题。

        

“哦!”东方茶茶一副明白的样子。

        

等下问香芋详情。

        

东方晓晓:“……”

        

她在想怎么拿到六品灵石。

        

……

        

次日。

        

下午。

        

陆水站在火车站,在等待火车入站。

        

算上今天,慕雪离开即将五天。

        

再过一两天,他又要晋升了。

        

这五天怎么过的这么快?

        

主要是被迷雾之都浪费了快三天。

        

好在收获还算可以。

        

之后就要去东方家跟巧云宗。

        

按路程来算需要三天多的时间,但是逗留的话,那么五天就又过去了。

        

然后就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他可能就要走一天空冥海域以及祸乱古城。

        

发请帖要延后了,毕竟不确定祸乱古城需要多长时间。

        

所有祭坛建立完毕,那么就需要尽快执行计划,否则容易出现问题。

        

至于具体安排,还得看实际情况,计划通常赶不上变化。

        

比如他的大计划,直接被瓦解了两次。

        

真武来到了陆水身边,轻声道:

        

“少爷,突然收到一条消息,说巧云宗要加入建造祭坛。”

        

少奶奶还没有回来,他需要尽快汇报。

        

不然今天都不一定有机会汇报。

        

陆水颇为意外,巧云宗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加入?

        

“是从天女宗连过来的,乐风传过来的。”真武开口解释了下:

        

“应该是虫谷的原因,虫谷是天女宗去的,所以巧云宗找了天女宗。

        

至于为什么会找上门,这个无法揣测。

        

根据天女宗的说法是,她们觉得顶级势力都参加了,她们不参加,有些被排外。”

        

编的。

        

陆水不用去细想就知道,这个绝对是她们随便编的。

        

说实话,巧云宗有的是钱,没有必要参与其中。

        

再者她们宗门没有一个人跟流火熟悉。

        

一般不会贸然跟流火合作。

        

他也没有想过巧云宗,毕竟是奶奶的宗门,下意识觉得自家人,加入不太好,容易被发现。

        

不过,隐天宗还是大长老,这要是被人知道,那不就是陆家动了吗?

        

最后陆水还是不知道巧云宗是为了什么。

        

“随她们吧,谁接的谁跟进。”陆水回答道。

        

巧云宗有钱,不至于要灵石。

        

所以肯定是问问题吧。

        

巧云宗能问出什么问题?

        

顶多问关于道的问题啊?修炼难题最是好回答。

        

问喜欢的人是否喜欢自己,这个其实也好回答。

        

别问七七八八的就好。

        

比如,问他当初问唯一真神的那个问题。

        

回想起来,那时候自己真过分。

        

希望自己不会遇到这么过分的人。

        

“对了少爷,乐风传来一条消息,三大势力一点动静没有。

        

他们知道了流火的行动,也可能猜到了少爷要对付三颗星辰。

        

按理说应该有一点行动。

        

现在一点行动都没有,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他们无法放下手中的事。

        

二是他们已经混入了祭坛大军中,企图窥探少爷。”

        

倒也有可能,陆水微微点头。

        

他并没有这种事,乐风不说,他都不会去想。

        

不过,也确实没有问题。

        

他们要是问帝尊的问题,他也是能回答的。

        

如果问帝尊是否有胜算,那就更好回答了。

        

“随他们吧,只要不是破坏祭坛,都可以。”陆水开口道。

        

别说问问题了。

        

他们就是去他婚礼观察,他也不在意。

        

只要不是来搞破坏的。

        

他可以看在大喜的日子,让他们安然离去。

        

呜!

        

火车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慕雪要回来了。

        

真武不敢有丝毫逗留,立即后退离开。

        

火车的叫声仿佛在告知他,赶紧滚。

        

所以,他远远退去。

        

以防止少爷接少奶奶。

        

听汇报,还是接少奶奶,真武不用想也知道,接少奶奶才是最重的。

        

陆水看着火车到来,嘴角露出微微笑容。

        

终于能看到慕小姐了。

        

晚上天黑,很难看清楚,不算的。

        

偷偷跨空间而来,跟正常回来还是不一样的。

        

很快火车停在陆水前方。

        

火车门开的时候,慕雪第一个从火车上下来。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陆水。

        

然后迈着较大的步伐来到陆水跟前。

        

阳光虽然不在,但是慕雪嘴角的笑容,却比清晨的阳光还要灿烂,耀眼。

        

“陆少爷,好久不见。”

        

慕雪站在陆水跟前,带着笑意,眯着眼睛。

        

一脸开心,满足。

        

好似见到陆水,就是最让她开心的事。

        

“慕小姐,是不是长高了?”陆水看着慕雪,感觉慕雪要比之前高一点点。

        

“陆少爷看出来了?”慕雪轻轻拉了前身的长裙道:

        

“看,是比较高的凉鞋,雅月给我买的,就穿着了。

        

不过还是矮了陆少爷好多。”

        

陆水看了看,都到鼻子位置了,怎么看也不像是矮了还多。

        

“高了,重一点是不是也没事?”慕雪看着陆水问道。

        

“慕小姐跟我来。”陆水突然说道。

        

随后陆水往候车方向走去,那边有东西遮挡,能脱离所有人的目光。

        

慕雪自然是跟着,等看不到刚刚下车的唐姨他们,慕雪就看到陆水突然抱过来了。

        

慕雪惊了下,不过脸色露出了更灿烂的笑容了。

        

陆水太久没看到她,一看到就忍不住抱她。

        

随后慕雪感觉自己被轻轻抱起。

        

只是很快就落在地上。

        

“瘦了。”陆水把慕雪放下,一本正经道:

        

“比出去那天最少少了一斤多,我亏了几十块的肉。”

        

慕雪看着陆水,眼中带着藐视。

        

她的笑容已经没了,甚至想要加点杀意上去。

        

原来只是要称她,称就称了,居然是在纠结他少了一斤肉亏了几十块。

        

自己是论斤的吗?

        

“陆少爷。”慕雪叫了一声。

        

等到陆水看上来,慕雪才继续开口,她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

        

“陆少爷,我瘦着回来了,身体柔弱,那陆少爷是不是要帮我做饭,或者帮我打扫卫生,又或者今晚试着让我肚子有个人质?

        

好让我过上大少奶奶养尊处优的生活。”

        

做饭不会,有人质在对方手中,太过被动,所以…

        

“我还是帮慕小姐打扫卫生吧。”陆水轻声说道。

        

打扫卫生,还不是一个响指的事。

        

这时候慕雪露出了笑容,声音带着笑意:

        

“陆少爷,我觉得你应该放聪明点,虽然我让你选择,但实际上这是个排序题。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965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